• 《杜甫的故事》第十三章 夔州孤城 (一)

  • 发布时间:2017-08-17 14:14 浏览:加载中
  •   永泰元年(765)5月,杜甫携带家人离开了成都草堂,乘船东下,经嘉州(今四川乐山)、戎州(今四川宜宾)、渝州(今重庆)、忠州(今四川忠县),于9月到达了云安县(今四川云阳)。这一路杜甫的诗作不多,但从一首《旅夜书怀》中可以知道他们一家在旅途上的情形:

      细草微风岸,危樯独夜舟。

      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

      名岂文章著,官应老病休。

      飘飘何所似?天地一沙鸥。

      到了云安后,杜甫便不能再继续前行了,因为一路上感受湿气,他的肺病和风痹都发作了,导致他脚部麻痹,根本不能行走,而且又不幸患上了糖尿病。无奈,杜甫一家只好在云安停下休息,寄居在云安县令严某的水阁。

      卧病期间,杜甫的心情十分烦闷,时而怀念家乡,时而又想念成都草堂。他所寄居的客舍建在江岸的悬崖上,背靠着山岩,面对大江,江上沧波翻腾,两岸林木青葱,树木缝隙间时而可见铁青色的山岩。

      在床上卧久了,杜甫就起来到园中观望,日落黄昏,树林中传来子规的啼叫,那是一种奇特的鸣叫,诗人遂赋诗曰:

      峡里云安县,江楼翼瓦齐。

      两边山木合,终日子规啼。

      眇眇春风见,萧萧夜色凄。

      客愁那听此?故作傍人低。

      ——《子规》

      通过描写幽深凄凉的景色,诗人表达了自己当下凄楚无助的情绪。

      不过,杜甫此时虽然疾病缠身,但对于政治的热情、对于参与朝政的幻想却没有减弱,甚至王朝虚弱、政治混乱、时局不稳、战火不断等现状也未能阻止他不时冒出来的幻想。他真的希望自己可以辗转荆楚,有朝一日返回故国京师,重返朝廷,像他心中仰慕的人物那样辅佐社稷,安邦定国。

      因此,他经常担心自己回不了故乡,担心自己客死他乡,但又没有能力马上回去,只能耐心等待。

      这时,一件差点造成大乱的事情发生了:9月,在平定安史之乱中立过大功的唐将仆固怀恩暗中勾结回纥、吐蕃,忽然引兵10万人进逼奉天,致使京师震动,群臣惊恐。唐代宗无奈,打算御驾亲征,而大宦官鱼朝恩则试图带着皇帝丢弃长安、万民和宗庙逃跑。

      危难之中,幸好被皇帝时用时弃的名将郭子仪用智用谋,兼用兵有方,才挽救了危局,令代宗免于出走京城,也使长安免于再遭毒手。

      即便如此,吐蕃还是抢劫了数以万计的人口、无数的钱财和牲口,并毁坏了无数的田园庄稼离去。郭子仪设法与回纥结盟,使其去攻打吐蕃,夺取财富,为唐朝出力,回纥于是引兵而去。在此前,仆固怀恩也已死亡,不能再引兵攻唐了,唐王朝的边患才稍稍减轻。

      初冬时节,当杜甫听说郭子仪与回纥结盟以破吐蕃时,对回纥的不信任令他难以平静。他始终都记得安史之乱中回纥对中原的破坏,也记得回纥可汗对大唐天子的傲慢和无礼,以及他们鞭杀唐朝大臣的血淋淋的往事,生怕将来重蹈覆辙。因此,他希望代宗不要太软弱,将治理国家的权力交到宦官手中,就连郭子仪这样忠心耿耿的老臣也不给他掌握军权的机会,以致暴乱频繁,最后连郭子仪都要出此下策。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