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杜甫的故事》第十二章 幕府生活 (三)

  • 发布时间:2017-08-17 14:14 浏览:加载中
  •   唐代幕府的生活是很严格的。每天天刚亮,杜甫就要入府办公,夜晚才能回来。由于家在城外,杜甫就长期住在府中,不但生活呆板无趣,西川节度使署里的人事也很复杂。这时的杜甫已经53岁了,满头白发,身体衰弱,每天还要在幕府中与一些相互猜疑、相互攻击的幕僚周旋,心中充满了难言的忧郁。他在《莫相疑行》里写道:

      晚将末契托年少,当面输心背面笑。

      寄谢悠悠世上儿,不争好恶莫相疑!

      杜甫一边拘于幕府的规条,过着呆板的生活;一边又被幕僚嫉妒,受到他们的攻击。同时,他的身体也渐渐难以支持。早年杜甫曾有肺病、疟疾,此时他又添新病:风痹。在办公时坐久了,四肢就会感到麻痹,非常痛苦。

      在寂寥的夜半,老诗人独自住在府中,听着长夜不断的角声,望着中天月色,写出了一首悲凉的七律:

      清秋幕府井梧寒,独宿江城蜡炬残。

      永夜角声悲自语,中天月色好谁看?

      风尘荏苒音书绝,关塞萧条行路难。

      已忍伶俜十年事,强移栖息一枝安。

      ——《宿府》

      这种境况让杜甫难以再继续下去了,因此他多次写诗给严武,请求严武解除他在幕府中的职务,让他回到草堂,去过农人的生活。到次年正月,严武终于答应了杜甫的请求。

      在这之前,杜甫也曾几次请短假回草堂,并写过几首秋诗;如今归来,正当初春,他好像还未预感到不久他又会离开草堂,因此又开始修葺茅屋,准备长住下去。

      在草堂和幕府两种极不相同的生活当中,也就是在农田耕作和与幕僚相互周旋的期间,杜甫的心中充满了悲愤。764年,据户部统计,全年经过10年丧乱,人口只剩下1690余万,比天宝十三年唐代人口最繁盛时减少了十分之七!所以,杜甫在送友人唐诚往东京的诗中说:

      萧条四海内,人少豺虎多。

      少人慎莫投,多虎信所过。

      饥有易子食,兽独畏虞罗。

      ——《别唐十五诫因寄礼部贾侍郎》

      这时,著名画家曹霸也流落到成都。曹霸于开元时代曾在南薰殿里重摹唐太宗时代的功臣,还给唐玄宗爱好的玉花骢写生。如今流落民间,他描画的对象也转为一般寻常的百姓,因而反受俗人们的轻视。

      杜甫同情他的境遇,写成有名的《丹青引》,为曹霸立传,称曹霸的画技高超,并为他的遭遇感到不平。这首长歌是这样结束的:

      涂穷反遭俗眼白,世上未有如公贫。

      但看古来盛名下,终日坎壈缠其身。

      安史之乱的爆发,让唐代的社会经济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也给唐代的历史划出了一个界限。时代的转变,在杜甫的诗歌中留下了深刻的的痕迹,而朋友的不断丧亡也让杜甫感觉这一界限一天比一天鲜明。王维李白、房琯都先后去世,到764年,郑虔死于台州,苏源明又饿死长安,杜甫得到这两个消息后,写出了沉痛的《哭台州郑司户苏少监》一诗,痛惜之情,溢于言表。

      永泰元年(765)正月,杜甫的老友高适也在长安死去了,杜甫悲痛不已,作诗哀悼:

      独步诗名在,只令故旧伤!

      ——《闻高常侍亡》

      然而更令杜甫悲痛不已的,是这一年4月严武的突然病逝。严武的离世,让杜甫失去了生活的依靠和居蜀的安全感。5月,朝廷任命郭英乂为剑南节度使、成都尹。郭英乂心胸狭窄,不能容人,刚到任几个月就导致蜀地战乱。杜甫感到郭氏难以依靠,便决定离开蜀地,东下荆楚。

      经过一番准备后,永泰元年夏天,杜甫毅然决然地带着妻子儿女,乘船离开了居住6年之久的蜀中,沿岷江东下,打算由岷江进入长江,先到潇湘一带旅游揽胜。如果有可能,还可以到自己早年去过的吴中一游,再回到故乡去。

      虽然心中这样打算,但此后的生活不可能再像在浣花溪草堂一样安定了,而是要靠人赈济,因此杜甫的每一种愿望都可能中途改辙,这一点他不是没有料到。然而后来一度生活过得那么悲惨,却是出乎杜甫意料的。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