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杜甫的故事》第十二章 幕府生活 (二)

  • 发布时间:2017-08-17 14:14 浏览:加载中
  •   这年春天,杜甫积极地做着出三峡的准备,打算买船上路。就在这时,忽然传来严武重来镇蜀的消息,杜甫于是取消了出蜀的计划,等候严武的到来。

      史载,广德二年(764)正月,朝廷将剑南东、西川合为一道,并以黄门侍郎严武为节度使。这个消息让愁闷不安的杜甫仿佛又看到了希望:

      殊方又喜故人来,重镇还须济世才。

      常怪偏裨终日待,不知旌节隔年来。

      欲辞巴徼啼莺合,远下荆门去鹢催。

      身老时危思会面,一生襟抱向谁开。

      ——《奉待严大夫》

      应该说,杜甫是很了解严武的,对严武再次前来镇蜀也充满信心。他一直都希望朝廷能够派一位经验丰富、沉着果断的大臣来安定巴蜀,恢复秩序。所以像严武这样的“济世之才”出来,蜀中形势定能很快好转。

      而事实也正如杜甫所料的那样,这年严武率领蜀军大破吐蕃7万余人;10月,严武又取盐川城,成功遏制了吐蕃的进犯,稳定了巴蜀的形势。由此,严武还被加检校礼部尚书,封郑国公。

      杜甫收到严武到来的消息后,立即放弃既定的行程,携全家匆匆赶回成都。成都草堂一带的风物又在他的脑海中活跃起来,他一口气写下5首七律诗寄给严武。这些诗每首都写得兴奋而畅快,充满了喜悦之情。

      赶了500多里的路,杜甫一家终于又回到了熟悉的草堂。小院里已经长满了杂草,暮春的小花遍地盛开,看着草堂边的小松树:“四松初移时,大抵三尺强。别来忽三岁,离立如人长。”(《四松》)门前的桃树也长得很茂盛:“高秋总馈贫人实,来岁还舒满眼花。”(《题桃树》)

      虽然草堂已是一片没有主人的荒凉景象,但在人事方面却并不荒凉:

      旧犬喜我归,低徊入衣裙。

      邻里喜我归,沽酒携胡芦。

      大官(指严武)喜我来,遣骑问所须。

      城郭喜我来,宾客隘村墟。

      ——《草堂》

      草堂经过一年零9个月的沉寂,忽然又活跃起来,有了生气。

      这次回来,杜甫打算在草堂继续住下去,过他的耕种生活。但没多久,他就投入到一个与这种生活完全相反的环境之中。

      一直以来,严肃对杜甫的报国之心是十分了解的,也希望他能投身仕途,结束草堂野老的生活。在征得杜甫同意后,严武于764年6月向朝廷上表,推荐杜甫为检校工部员外郎,并兼任节度使署中参谋。

      不久,朝廷准奏,杜甫便来到严武幕府供职。早在天宝十三年(754),杜甫困居长安时,曾打算加入哥舒翰的幕府,便投诗给哥舒翰和幕中判官田梁秋,但未能如愿。不料10年后,他还是穿上了军装。

      杜甫当上参谋后,便协同严武积极操练军队,力图收复被吐蕃占领的松、维、保三州。作为幕僚,杜甫还作《东西两川说》一诗,向严武提出了抵御吐蕃的建议和看法。杜甫认为,不是蜀兵不足以抵御吐蕃,而是因为没有设置领兵的兵马使,加上军粮不足,供给不继,才导致松、维、保三州失陷。所以,应从政府中派出兵马使统领汉兵和境内的羌兵。而军粮之所以不足,则与蜀中土地兼并严重的局面关系重大,因此应均田薄赋,养民以养兵。这些主张再次说明杜甫在军事和政治上所具有的才识和高见。

      7月,完成军事部署之后,严武便亲自率兵出征西山了。他慷慨激昂,决心连吐蕃的一匹马都不放走。杜甫也被严武的这种情绪深深感染,唱起激昂的歌来。

      严武果然骁勇,9月便取得大捷,击败吐蕃7万兵马,收复了一些失地,挫败了吐蕃的气焰,西蜀局势得以稳定。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