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杜甫的故事》第十一章 成都草堂 (三)

  • 发布时间:2017-08-17 14:13 浏览:加载中
  •   送走严武后,杜甫在绵州逗留了几天。这时(即宝应元年7月),成都军阀、剑南兵马使徐知道忽然在成都谋反。一时间,成都腥风血雨,天昏地暗。徐知道还以兵守住要塞,人们无法通行,杜甫也无法返回成都,只得在四川东北各地流浪,开始了难中逃难的生活。

      在绵州寓居期间,杜甫得知汉中王李瑀正在梓州任职。李瑀是唐玄宗的兄长李宪的儿子,早年就颇有才望。安史之乱中,他曾随玄宗赴蜀,行至汉中(今属陕西),被封为汉中王。

      杜甫与汉中王有旧交,且梓州又离成都稍近一些,于是决定先到梓州避难。在临行前,杜甫以诗代简,与汉中王联络旧情,诉说新困:

      群盗无归路,衰颜会远方。

      尚怜诗警策,犹记酒颠狂。

      鲁卫弥尊重,徐陈略丧亡。

      空馀枚叟在,应念早升堂。

      ——《戏题寄上汉中王三首》

      遭遇群盗,归路已无,时值暮年,天涯相遇。这种处境,汉中王作为旧交,怎么能拒绝杜甫的到来呢?

      因此几日后,杜甫便收到李瑀的信件,邀请他离开绵州,前往梓州。

      到达梓州后,虽然有友人的款待,但杜甫始终心绪不宁,因为家人尚在成都草堂。每每想到家人,杜甫都会彻夜思念而难以入眠。《客夜》一诗,就记录了诗人的这种苦况:

      客睡何曾著?秋天不肯明。

      入帘残月影,高枕远江声。

      计拙无衣食,途穷仗友生。

      老妻书数纸,应悉未归情。

      这年的重阳节,杜甫是在梓州度过的。古时过重阳节,总要赏菊、登高、饮酒,杜甫与梓州是友人同饮黄花酒(菊花酒的别称),一同登高望远。但想起国事家事,诗人不禁悲从中来,作《九日登梓州城》一诗曰:

      伊昔黄花酒,如今白发翁。

      追欢筋力异,望远岁时同。

      弟妹悲歌里,乾坤醉眼中。

      兵戈与关塞,此日意无穷。

      8月23日,徐知道的叛军被高适平定,但战乱后的成都已难居住,于是这年秋末冬初之际,杜甫返回成都草堂,准备将家人接到梓州。在离开草堂之前,杜甫对住了近两年的草堂进行了一番料理,在小松树的周围插上篱笆,又请邻居代为照看院中的树木花草,然后又把书籍等装入书套,放在架上,才锁上门上路。

      然而杜甫刚携家人到梓州不久,汉中王便要离开梓州前往蓬州上任了,好在梓州前任李刺史和继任章彝对杜甫都不错。在他们的接济之下,杜甫一家人也可以勉强度日。

      安置好家属后,这年冬天,杜甫便前往陈子昂的故居射洪县(故治在今四川射洪县金华镇)凭吊游览,写下了《冬到金华山观,因得故拾遗陈公学堂遗迹》等诗。然后,他又去瞻仰了陈子昂的故居。

      在射洪县盘桓了一段时间后,杜甫又前往通泉县。这里悬崖直立,景致幽胜,诗人写下了《通泉驿南去通泉县十五里山水作》一诗,形象地描写了这一带的山水风光。

      冬末,杜甫回到梓州。这一期间,国内军事形势很好。9月时,鲁王李改封为雍王;10月,以雍王为天下兵马元帅,统领河北、朔方及诸道行营、回纥等兵10余万,进讨史朝义(史思明之子,为抢皇帝位,杀死其父)。叛将薛嵩以四州归降,张忠志以五州归降。

      第二年改元为广德元年(763)。年初,有消息传到梓州,称史朝义已经败走河北。不久后,又传来史朝义自缢、官兵收复河南河北的喜讯。杜甫万分高兴,写下了生平第一首快诗《闻官军收河南河北》:

      剑外忽传收蓟北,初闻涕泪满衣裳。

      却看妻子愁何在?漫卷诗书喜欲狂。

      白日放歌须纵酒,青春作伴好还乡。

      即从巴峡穿巫峡,便下襄阳向洛阳。

      这首诗从头到尾,感情如同突然开闸后泻出的洪流一样,一气呵出。七律严整的形式竟然丝毫没有束缚诗人跳动的情思,真是难能可贵,由此也可以看出杜甫当时的喜悦心情。

      与此同时,一直对故乡念念不忘的杜甫在战乱结束后也希望能返回故乡洛阳。他多么急切地想要改变这种漂泊的处境,做故乡土地上的一个自由人啊!一瞬间,他多年来积累在胸中的抑郁一扫而光,重新又燃起了对生活的希望。

      但是,这种激动的心情很快就烟消云散了,因为他缺乏旅费,根本回不去故乡。他在蜀中的交游越来越少,得到的帮助也越来越少。现在在梓州,他的身体日渐衰弱,基本的生活也要靠种药采药换些钱来维持,哪有多余的钱回乡呢?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