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杜甫的故事》第十一章 成都草堂 (二)

  • 发布时间:2017-08-17 14:12 浏览:加载中
  •   就像眼前的浣花溪水时涨时落一样,隐居中的杜甫心情也时有起落。因为这时他除了依靠地方官吏和朋友的援助外,没有其他的经济来源。如果一时衣物供应不足,一家人就会再次受冻挨饿,而且这种情形本来就是难免的。

      为了生计,杜甫不得不与周围的一些友人周旋。此时他们一家的生活虽然不像在秦州和同谷时那样饥寒交迫,但孩子们还是面色苍白,有时甚至饿得忿怒起来,喊着向父亲要饭吃,令杜甫无法应付。

      初到成都时,杜甫仰仗一位故人分赠禄米。然而一旦这厚禄的故人书信中断了,一家人便免不了要挨饿。为解决吃饭问题,杜甫给唐兴县令王潜作诗《唐兴县令馆记》,随后也一再寄诗给他,希望王潜能给他一些周济;侍御魏某骑马前来给他送药,他也要作诗酬答。

      这些都表明,草堂周围的农产物不足以养活杜甫一家人,杜甫仍然要——

      强将笑语供主人,悲见生涯百忧集。

      ——《百忧集行》

      虽然隐居草堂,生活也颇为艰难,但杜甫始终都在关注着国家的时局。上元元年(760)4月,李光弼在河阳(今河南孟县)击败史思明。消息传来后,杜甫心情稍振,作诗言道:

      洛城一别四千里,胡骑长驱五六年。

      草木变衰行剑外,兵戈阻绝老江边。

      思家步月清宵立,忆弟看云白日眠。

      闻道河阳近乘胜,司徒急为破幽燕。

      ——《恨别》

      可是杜甫的好梦并未做长,这年年底,史思明再次发动进攻,兵分数路南侵,形势又告紧急,杜甫还乡的希望也破灭了。他只好打算“渔樵寄此生”,偏居世外,安分地过着渔夫樵子的生活。

      然而,灾难还不仅生于外患,蜀地的军阀也开始趁机作乱。上元二年(761)2月,朝廷派崔光远代替李若幽为成都尹。4月,梓州(今四川三台)刺史段子璋举旗反叛,自称梁王。5月,崔光远率西川牙将花敬定攻克绵州,斩杀段子璋,平息了这场叛乱。自此,蜀地便军阀相攻,此起彼伏,毫无宁日。

      这场战乱让杜甫深感痛心。对于在平叛中牺牲的将士,他作诗《苦战行》、《去秋行》等予以哀悼;对恃功自傲、作威作福的崔光远,他也作诗《戏作花卿歌》、《赠花卿》等予以讽刺,充分表达了自己鲜明的爱憎立场。

      叛乱虽然平定了,但花敬定却仗着自己杀段子璋有功,开始在东川一带为非作歹。崔光远不能制止花敬定的暴行,不禁忧愤成疾,于761年10月死去。12月,朝廷派严武为成都尹,兼任剑南两川节度使。严武未到成都时,由高适代理一两个月。

      在这期间,高适给予了杜甫一家很大的帮助。高适经常带着酒来杜甫的草堂,杜甫自愧没有饭菜招待,每次都只好劝高适多多喝酒。

      762年春,严武来到成都。严武与杜甫是世交,两人曾同朝为官,同遭贬斥,在政治上属于同一派系。此时,严武的仕途稍有好转。他原被贬为巴州(今四川巴中)刺史,后来升为东川节度使(驻地梓州,今四川三台),又任御史中丞,由东川节度使转为西川节度使(驻地成都),因东川节度使空缺,也由他暂时代理。

      既然与杜甫为世交,又是好友,来成都后,自然对杜甫的生活也给予了多方关照。严武当时37岁,杜甫50岁,两人虽然相差10多岁,但友谊深厚,严武经常到杜甫的草堂拜访杜甫,有时还会亲自携带酒肴。竹里行厨,花边立马,老友小酌,形成了一种难得的欢聚。

      然而好景不长,这年4月,玄宗和肃宗先后死去,代宗(李豫,即李俶)即位,7月便召严武入朝,这让杜甫再次陷入孤单之中。

      杜甫亲自将严武送到绵州,两人在绵州分别。在送别严武的诗中,杜甫也说到了他自己——

      此生那老蜀?不死会归秦!

      同时,他还勉励严武:

      公若登台辅,临危莫爱身!

      ——《奉送严公入朝十韵》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