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杜甫的故事》第十章 弃官赴秦 (三)

  • 发布时间:2017-08-17 14:12 浏览:加载中
  •   乾元二年冬天在同谷县生活的一个月,是杜甫真正的穷途末路,他写下了悲壮激烈的《乾元中寓居同谷县作歌七首》,慷慨放歌,长歌当哭,将他的遭遇与心声联翩吐发,令人读罢忍不住与他同声哭泣。

      以前在秦州时,尚有侄子周济他们一家的生活,此时被逼上绝境,杜甫也不得不以48岁、白发飘垂过耳的衰病身体承担起养家活口的责任。由于没钱买食物,他只能跟随养猕猴的野人在同谷的山里捡拾橡树的果实,拿回家给一家人充饥。11月已经天寒日暮,他依然穿着短衣,被冻得手脚都生了冻疮,皮肤上也全是皲裂的痕迹。

      橡实被捡完后,杜甫又手提木柄长铲到山中挖黄独(一种藤本植物,也称土芋)。这时山上已下过大雪,盖住了黄独的藤苗,而穿着盖不住足踝的短衣,更令杜甫感到冷彻骨髓。等他又冷又饿从野外回到家中时,看到的是一家老小都饿得瘫倒在床上。除了饥饿的呻吟声,什么都没有。绝望的生活令杜甫快发疯了,就连邻居看到这一家人的惨状,都忍不住为之落泪。

      一家人在同谷实在无法生活了,于是决定离开此地。乾元二年(759)12月,杜甫携儿带女离开同谷,奔赴成都,寻找新的安身之所。

      从同谷到成都,沿途也是山险水恶,杜甫还没有看清汹涌的嘉陵江水,就已经听到它的咆哮了。站在高高的绝壁上,看着江水猛烈拍打两岸的岩石,杜甫不免为自己和家人的安全担心。

      登上渡船后,船只随着江水起伏摇晃,杜甫感到恍恍惚惚,只觉自己正飘荡在天河之中:

      畏途随长江,渡口下绝岸。

      差池上舟楫,苗窕入云汉。

      天寒荒野外,日暮中流半。

      我马向北嘶,山猿饮相唤。

      水清石礧礧,沙白滩漫漫。

      迥然洗愁辛,多病一疏散。

      高壁抵嶔崟,洪涛越凌乱。

      临风独回首,揽辔复三叹。

      ——《白沙渡》

      虽然感到紧张,但江上水清沙白、青崖碧浪的景色又让人感到欣然。杜甫一家在黄昏时渡过了嘉陵江,又在夜晚从水会渡口渡江。渡船载着诗人一家千回百转,出没在江浪之中,让杜甫仿佛感觉到自己掉入了水的世界。

      渡江结束后,一家人又走上栈道。栈道是在悬崖峭壁之上凿孔架桥连阁而成的一种通道,它是古时由汉入蜀的必经之路。杜甫一家要到蜀地,就必须经过栈道。

      这也是杜甫一生中最为危险的一段行程。他带领着一家老小,步履维艰地踟蹰在云雾间这条生死线上,走过几截又长又险的路段,并用诗歌记录了惊心动魂的一幕幕。

      在入蜀的栈道中,属龙门阁最为奇险。龙门阁即利州绵谷县(今四川广元)龙门山上的栈道。栈道凌空架在悬崖石壁上凿出的石窍中,万丈山岩陡峭直立,下临湍急的嘉陵江。走在栈道上,令人眼花头晕。杜甫的《龙门阁》一诗,就写出了这一栈道的险峻:

      清江下龙门,绝壁无尺土。

      长风驾高浪,浩浩自太古。

      危途中萦盘,仰望垂线缕。

      滑石欹谁凿,浮梁袅相拄。

      目眩陨杂花,头风吹过雨。

      百年不敢料,一坠那得取?

      饱闻经瞿塘,足见度大庚。

      终身历艰险,恐惧从此数。

      石柜阁栈道是杜甫经历的最后一个栈道。过了石柜阁,栈道便走完了,杜甫一家人来到江边上的桔柏渡口(位于今四川广元县境内)。这个渡口上有竹索架起的长桥,此时江雾迷蒙,竹索桥被浸得又湿又滑,杜甫与家人相互搀扶着,走过摇摇晃晃的竹桥。

      走过桥后,即将西行山路,与嘉陵江永别,杜甫不禁又生出恋恋之意:“孤光隐顾盼,游子怅寂寥。”(《桔柏渡》)将江水视为自己的好友,临别时频频顾盼,预料到分别之后自己会感到寂寞。

      与江水分手后,一家人继续向西南前行,不久就到了剑州的剑门山(今四川剑阁县东北25里处)。这里地形凶险,天下为最。杜甫路过此关时,作《剑门》一诗:

      惟天有设险,剑门天下壮。

      连山抱西南,石角皆北向。

      两崖崇墉倚,刻画城郭状。

      一夫怒临关,百万未可傍。

      珠玉走中原,岷峨气凄怆。

      三皇五帝前,鸡犬各相放。

      后王尚柔远,职贡道已丧。

      至今英雄人,高视见霸王。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