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杜甫的故事》第十章 弃官赴秦 (二)

  • 发布时间:2017-08-17 14:11 浏览:加载中
  •   离群索居,贫病交加,杜甫在秦州住了3个月左右,实在住不下去了,便决定离开。然而“万方声一概,吾道竟何之!”(《秦州杂诗二十首》)天地茫茫,哪里才是诗人的安身之处呢?

      就在杜甫走投无路之时,同谷县(今甘肃成县)县宰给杜甫送来一封信,邀请他到同谷去。

      同谷位于秦州南面260多里处,气候温暖,物产也比较丰富,对于缺衣少食的杜甫来说,这自然有着很大的吸引力。因此10月的一天早晨,杜甫又携家人离开秦州,向南出发了。

      一路上,诗人并没有忘记作诗,一路走,一路创作。第一首诗是《发秦州》,描写了一家人离开秦州的原因:

      我衰更懒拙,生事不自谋。

      无食问乐土,无衣思南州。

      随着马车吱吱呀呀地行走,将秦州抛在后面,杜甫一家也觉得似乎永远告别了秦州的艰难生活:

      日色隐孤树,乌啼满城头。

      中宵驱车去,饮马寒塘流。

      磊落星月高,苍茫云雾浮。

      大哉乾坤内,吾道长悠悠!

      尽管还不知到同谷后的生活如何,但杜甫一家人充满了希望,也充满了信心。

      向南行走了7里之后,杜甫一家到达了一个名叫赤谷的地方。稍作休息后,又进入险峭的山路。这里的山风又大又冷,村落稀少,找不到吃的,孩子们都饿得直哭。纵然杜甫一家饱经战乱流离,走路不算难事,但杜甫还是心生畏惧。在杜甫看来,死在路上之所以可怕,倒不是因为惜命,而是怕被人当做笑料,嗤笑他。由此可见,杜甫是个十分爱惜面子的人。

      一家人忍饥挨饿继续前行,进入到铁堂峡内。铁堂峡位于天水镇东北七八里处(天水镇位于秦州西南,两地相距约70里),峡的南北两口很窄而中间宽阔,有如厅堂;又因峡壁岩石色青如铁,故称铁堂峡。

      铁堂峡巨大的山崖就像突然从厚地中错裂开一样,四周还长满了望不到边的修竹,半空中的山顶上还残留着白皑皑的积雪。一家人孤孤单单地走在这荒僻险峻的地方,实在是心惊胆战。杜甫不由得又想起自己这三年来都是如飘蓬一样四处奔波,心中深感忧郁沉重。

      穿过铁堂峡后,一家人又越过盐井、寒峡、法镜寺、青阳峡、龙门镇、石龛等地,进入同谷界内的积草岭,直到同谷附近的泥功山、凤凰台。这一路上,诗人留下了一组12首生动纪实的诗篇,不仅描写了路途的艰辛,也尽情抒发了自己内心的种种感慨。

      这一段艰难的旅程令杜甫心力交瘁,他不禁哀叹“旅泊吾道穷,衰年岁时倦”,年老迟暮,无路可走,浪迹求食,令他无比疲倦。好在心中还对同谷县抱着美好的希望,人疲马乏的他对那位答应给他寻找居所的新主人及僚友充满了感激。

      然而,当杜甫一家风尘仆仆地来到同谷后,那位曾经美言相邀的“佳主人”并没有给予他任何援助,只不过是慕其诗名,虚邀而已,他并没料到杜甫竟然真的来了。

      品性率直的杜甫历经千辛万苦远道而来,没想到希望却落空了,他又一次流落在陌生的偏邑——同谷是东邻陕西、南接巴蜀的一个小县。一家人在这里无钱无物,无家可居,境遇比在秦州时还要悲惨。

      进退无路,在同谷县短暂停留后,杜甫想起在城东山谷中有一个寒儒名叫李衔,是自己的旧识。无奈之下,他只好冒昧前去相依。

      然而,乱世中贫困的儒生也无力接济杜甫,只能与他对坐谈心,谈到乱世国事,无限伤感而已。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