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杜甫的故事》第八章 官场失利 (二)

  • 发布时间:2017-08-17 14:09 浏览:加载中
  •   唐肃宗的宰相房琯,河南人,是武后朝时宰相房融之子。房琯少年时期曾在河南刻苦读书,可能与杜甫是旧识。

      后来,房琯在做地方官时,能够兴利除弊,对百姓比较爱护,这与杜甫的人道主义思想比较接近。安史之乱爆发后,玄宗仓皇出逃时,他又闻风追赶,一直护驾到西蜀。被玄宗派到肃宗处,并被肃宗任命为宰相后,他不贪图享受,自请领兵作战,虽然后来因缺乏军事谋略而失败,但至少也说明他是一个颇为忠贞自律的官僚。

      但是,房琯却是个崇尚虚名的人,好发一些不切实际的议论,又性直快言,嫉恶太甚,与朝廷中的一些官僚不和,如贺兰进明、崔圆等。而这些人又喜欢在个人利益上作打算,与房琯积怨较深,因此经常在肃宗面前说房琯的坏话。这样一来,肃宗也开始渐渐疏远房琯。

      房琯见状,便常称病请假,不理政务,终日只谈论佛家的因果与道家的虚无;同时,他又嗜好鼓琴,爱听琴工董庭兰弹琴。朝官们要见房琯,都要通过董庭兰才行。而董庭兰则趁机大肆招纳货贿,作为朝官与房琯会面的媒介,更构成了他的罪名。

      至德二年(757)5月,唐肃宗便借房琯门客董庭兰收受贿赂的由头,免去了房琯宰相的职位,将其降职为太子少师。

      而杜甫在受命左拾遗时,正是房琯事件发展到最紧张的阶段。杜甫只看到房琯青年时享有盛名,而没有看到房琯不切实际的工作态度,同时,他觉得门客受贿,座主受过,这个理由无论如何是说不过去的。因此,他就执行自己左拾遗的职权,不顾生死,向肃宗上疏,请求赦免房琯。

      当肃宗读到杜甫那言辞激烈、书生气十足的谏疏后,勃然大怒,命令颜真卿等人马上审讯杜甫,意下是当他为房琯一党。幸好新任宰相张镐怜悯杜甫为新手,不会趋附,才引来祸端。所以,张镐就对肃宗说,如果将杜甫问罪,恐怕天下言路就会因此而堵住,不利于贤臣上疏议事。

      处于中兴时期、急需臣僚效力以恢复天下的肃宗只好做出大度的姿态,表示宽容杜甫的冒犯。但是,此后肃宗就不大理睬杜甫了。而杜甫在“谢罪表”中虽然表示了对肃宗不杀之恩的感谢,承认自己“智识浅昧,向所论事,涉近激讦,违忤圣旨”,但实际上还是为自己的行为作出了表白和辩解,认为自己并没有大错,只是措辞过于激烈而已。从这一点来看,杜甫实在缺乏官场上所需的圆滑。

      这件事给杜甫带来了很深的遗恨。他早有大志,要辅佐君主,为国为民效力。在长安奔波10年,他一直都穷困潦倒,得不到施展才华的机会。现在好不容易有了机会,却在他忠于职守、直言极谏时,不仅没有得到皇帝的理解和接纳,还致使龙颜大怒,诏三司推问自己的罪责。虽然最后得到了宽恕,但罪罚却是抹不去的,这实在令杜甫感到惶恐。

      杜甫为人正直,处世公正,但他的至诚至爱不但没有得到肯定和赞许,反而还给自己招来了祸患,这让他无论如何都想不通。这个令他遗恨的问题,也一直缠绕了他很多年。晚年时期,他在《祭故相国清河房公文》和《秋日荆南述怀三十韵》等诗中,都一再提及此事,称自己“伏奏无成,终身愧耻”。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