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蒋琬的故事:书生拜大将,不战亦有功!

  • 发布时间:2017-07-16 11:32 浏览:加载中
  • 蒋琬:书生拜大将,不战亦有功!

    一、 从双峰到双流:湖南历史上第一个社稷之才

    众所周知,《三国》故事里面的人物,大多虚虚实实,实实虚虚,有不少的小说笔法。而我要说的这个人却基本上没有什么虚构,是历史上实有其人、实有其事的。他就是本文要讲的,湖南历史上第一个社稷之才蒋琬(?-246)。

    墓在四川成都的双流县

    历史幸又不幸。幸的是,湖南历史上这样一位社稷之才,竟然是大名鼎鼎的智绝孔明先生的后继者;不幸的是,这样一位身份特殊的人,竟然在罗贯中的小说里面没有多少发挥,他的名字仅出现24次,以至于人们差点忘记了他的存在。

    随便问几个湖南人,有多少知道蒋琬是湖南人?更有几个人知道他是湖南双峰人?据陈寿《三国志》云:“蒋琬字公琰、零陵湘乡人也。”历史上的湘乡包括今天的双峰在内,蒋琬实是今天的双峰井字镇人。然而,双峰人知道自己这位老乡的恐怕不多了。饶有意思的是,他死后的墓在四川成都的双流县,四川人倒错把他看成是老乡了,称之为“巴蜀英杰”。

    蒋琬是如何从双峰到双流的呢?《三国志》载:“琬以州书佐随先主入蜀,除广都长。”是年,是公元211年。那么,他又怎么会跟刘备拉上关系的呢?

    这得从赤壁之战说起。建安十三年(208年),赤壁一战,曹操败走,刘备、孙权的势力借此都积极向荆州扩张。精明的刘备是先推举刘表的儿子刘琦为荆州刺史,利用刘家在荆州的影响力取得荆州大部分地区官吏、豪强地主、百姓的支持。同时,刘备亲自率军南征武陵、桂阳、零陵和长沙四郡,四郡先后投降。刘备在平定四郡后,任命诸葛亮担任军事中郎将,使督桂阳、零陵和长沙三郡。

    这就是说,蒋琬正是因诸葛亮督守湖南时,因才得以被诸葛亮看中。从此走出湖南,踏上建功立业的征途。

     

    二、诸葛亮为何将后事托付蒋琬

    读过《三国演义》的人都知道,诸葛亮死前曾上表后主,将身后事托付给了这位湖南人蒋琬。小说第一O四回这么写道:须臾,孔明复醒,开目遍视,见李福立于榻前。孔明曰:“吾己知公复来之意。”福谢曰:“福奉天子命,问丞相百年后,谁可任大事者。适因勿遽,失于谘请,故复来耳。”孔明曰:“吾死之后,可任大事者:蒋公琰其宜也。”福曰:“公琰之后,谁可继之?”孔明曰:“费文伟可继之。”福又问:“文伟之后,谁当继者?”孔明不答。众将近前视之,己薨矣。

    这里写得很神奇,但都是为了烘托孔明神机妙算。这就是诸葛亮托付后事,与历史相差不大。《三国志》的写法很平实,是诸葛亮自己上的表,把身后事托付蒋琬。亮密表后主曰:“臣若不幸,后事宜以付琬。”然而,越是把孔明写得那么神奇,读者越是应该发问:蒋琬何德何能,能受这位旷世奇才的身后重托呢?

    这还得从蒋琬与诸葛亮的关系来分析。《三国演义》里并没有多少笔墨写到蒋琬,《三国志》里也交代得不详。但从仅有的几件事足以约略看出蒋琬与诸葛亮的关系不平常。

    一是写蒋琬不理事,刘备怒,孔明求情。先主尝因游观奄至广都,见琬众事不理,时又沈醉,先主大怒,将加罪戮。军师将军诸葛亮请曰:“蒋琬,社稷之器,非百里之才也。其为政以安民为本,不以脩饰为先,原主公重加察之。”先主雅敬亮,乃不加罪,仓卒但免官而已。

    二是写孔明任命蒋琬为东曹掾后,蒋琬辞举茂才,孔明力劝。建兴元年,丞相亮开府,辟琬为东曹掾。举茂才,琬固让刘邕、阴化、庞延、廖淳,亮教答曰:“思惟背亲舍德,以殄百姓,众人既不隐於心,实又使远近不解其义,是以君宜显其功举,以明此选之清重也。”迁为参军。

    三是写孔明出征之后,蒋琬总统丞相府事。五年,亮住汉中,琬与长史张裔统留府事。八年,代裔为长史,加抚军将军。亮数外出,琬常足食足兵以相供给。亮每言:“公琰讬志忠雅,当与吾共赞王业者也。”

    这里所写的三件事,占了《三国志》蒋琬传的一半篇幅,且都是写蒋与孔明的关系。从中,我们不难看到,孔明之所以看中蒋琬,并托付其身后大事,有这么几个关键因素:第一,蒋琬是诸葛亮出山以后亲手提携出来的,两人关系密切;第二,蒋琬确有社稷之才。

    大凡有个性的才子,都有不凡之举动。他的沉醉不理事,就是这样一种表现。可惜《三国》故事把这件事移花接木用到了庞统身上。用一个张飞置换了刘备,用一个耒阳置换了广都。小说第五十七回“耒阳县凤雏理事”,张飞与孙乾到耒阳县,却不见了县令庞士元(凤雏)。又听人讲,此人终日饮酒,不理公事,只在醉乡,说得张飞大怒,要拿他治罪。然而,庞统不到半日把百余日所积公事一一了断,惊得张飞忙不迭下席而谢。及到见了刘备,庞统才拿出孔明之推荐信,信里面写的竟和孔明赞蒋琬之词一样:“庞士元非百里之才……”可见,小说中的凤雏的原型实乃历史中的蒋琬。更巧的是,庞凤雏也是出师未捷身先死,这与蒋琬的遭遇极为相似,只不过蒋琬是因病而死,庞凤雏是中箭而死。

    正因为蒋琬有凤雏之才,诸葛亮每次外出,都放心地将丞相府事交付给蒋琬,诸葛亮六出祁山,都是蒋琬坐镇蜀中,免除了他的后顾之忧。可见,诸葛亮死前将国家大事托付给蒋琬是理所当然的。

     

    三、蒋琬是否辜负了孔明的重托

    公元234年,诸葛亮卒,蒋琬为尚书令,总统国事,后加行都护、假节、领益州刺史;次年迁为大将军、录尚书事、封安阳亭侯。也就是说,这个时候的蒋琬己全面掌管蜀国的兵权和政权。以一介书生成为统军元帅。

    诸葛亮死后,蜀国元气大伤,而来自北方和东方的两股敌对势力的威胁日益严重。蒋琬和昔日的孔明一样都可谓受命于危难之际。

    那么他能否担当起孔明这一重托呢?

    陈寿是这么评价的。他说:蒋琬方整有威重,费祎宽济而博爱,咸承诸葛之成规,因循而不革,是以边境无虞,邦家和一,然犹未尽治小之宜,居静之理也。

    陈寿是说蒋琬在政治上承袭了诸葛亮的成规,才得以边境无虞,邦家和一,却不能治小之宜,居静之理;然而,斐松之却另有看法:臣松之以为蒋、费为相,克遵画一,未尝徇功妄动,有所亏丧,外卻骆谷之师,内保宁缉之实,治小之宜,居静之理,何以过於此哉!今讥其未尽而不著其事,故使览者不知所谓也。他认为,陈寿的评价是不当的,相反,蒋琬正是做到外却敌师,内保安宁,小治静居。

    由于有关蒋琬的事迹史记不多。我们能从几件事中分析蒋琬果能不负诸葛之重托,这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是举重若轻,沉着冷静。

    且不说由于诸葛亮以攻为守的战略决策,导致连年的征战,蜀汉国力日益衰微;单说没有了诸葛亮的蜀汉,就呈现出一派人心不稳的迹象。《三国志》云:时新丧元帅,远近危悚。琬出类拔萃,处群僚之右,既无戚容,又无喜色,神守举止,有如平日,由是众望渐服。正是蒋琬这样一种举重若轻、沉着冷静的领袖气度和个人魅力支撑起了蜀汉大局。

    《三国演义》第98回里也写到,那时诸葛亮还在世,吴国孙权继曹魏、蜀汉之后登坛称帝,派使者赴成都向后主表示愿与蜀汉结盟以抗曹魏,其时,诸葛亮驻扎汉中。蜀国君臣反复商议,皆谓孙权僭逆,宜绝其盟好。他们此时还严守所谓正统,不懂权变。独有蒋琬不赞同与东吴绝交,他深知诸葛亮的意见能起决定性作用,便向后主建议:“可令人问于丞相。”结果是诸葛亮与蒋琬不谋而合,从而避免了一次危机,足见蒋琬的精明和老辣。

    第105回写诸葛亮新亡,蜀中举国上下人心震悚,大有倒了擎天柱的悲观。而就在这时,边庭告急,东吴令全琮引兵数万屯于巴丘界口,未知何意。这对于蜀汉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以致后主惊问:“丞相新亡,东吴负盟侵界,如之奈何?”在此危急之时,蒋琬沉着冷静地估量形势,在不明对方真实意图的情况下,他提出做两手准备:“臣敢保王平、张嶷引兵数万屯于永安,以防不测。陛下再命一人去东吴报丧,以探其动静”。结果很快消除了东吴君臣的觊觎心理,使孙权折箭为誓。蒋琬面对突发事件,处变不惊,从容措置,充分显示了他善于应变的大将之才。

    二是胸怀宽广,实事求是

    诸葛亮在世的时候,尚且有人对他不服,诸葛亮死后,素无战功的蒋琬面对不服的同僚更多,但蒋琬却能以完全不同于诸葛亮的方式来处理这种关系,团结了蜀国上下。

    如对待杨戏,蒋琬表现出一个中流砥柱者应有的宽容大量的气度,《三国志》载:东曹掾杨戏素性简略,琬与言论,时不应答。或欲构戏於琬曰:“公与戏语而不见应,戏之慢上,不亦甚乎!”琬曰:“人心不同,各如其面;面从后言,古人之所诫也。戏欲赞吾是耶,则非其本心,欲反吾言,则显吾之非,是以默然,是戏之快也。”

    而对待杨敏,蒋琬则又体现出他那种实事求事的作风。《三国志》云:督农杨敏曾毁琬曰:“作事愦愦,诚非及前人。”或以白琬,主者请推治敏,琬曰:“吾实不如前人,无可推也。”主者重据听不推,则乞问其愦愦之状。琬曰:“苟其不如,则事不当理,事不当理,则愦愦矣。复何问邪?”后敏坐事系狱,众人犹惧其必死,琬心无適莫,得免重罪。其好恶存道,皆此类也。

    《三国演义》里对蒋琬这种豁达大度的胸怀也是肯定的,一个典型的例子对杨仪的处罚。杨仪虽有才干,但是个狷狭自私的小人。小说第105回写到,诸葛亮死后,杨仪自觉才能超拔,且平定魏延功高盖世,理应继任诸葛亮之职,没料到诸葛亮选定的接班人是蒋琬,于是杨仪深恨蒋琬等人,自以为年宦先于蒋琬而位出琬下,且自恃功高,未有重赏,口出怨言,谓费祎曰:“昔日丞相初亡,吾若将全师投魏,宁当寂寞如此耶!”后主大怒,命将杨仪下狱勘问,欲斩之。但宽厚的蒋琬不但没有记恨而落井下石,反过来还替杨仪说情:“仪虽有罪,但日前随丞相多立功劳,未可斩也,当废为庶人"。蒋琬这种容物容人的气量要胜过诸葛亮。

    三是深谋远虑,别出蹊径。

    由于《三国演义》对蒋琬着墨不多,蜀国在诸葛亮后不到三十年就亡了,故而给人的印象便是蒋琬没有多大的军事才能,有的人甚至把蜀国被邓艾轻易地偷袭成功的罪责归诸于蒋琬。其实,蒋琬的军事才能也是有史记载的。《三国志》载:琬以为昔诸葛亮数闚秦川,道险运艰,竟不能克,不若乘水东下。乃多作舟船,欲由汉,沔袭魏兴、上庸。会旧疾连动,未时得行。而众论咸谓如不克捷,还路甚难,非长策也。於是遣尚书令费祎、中监军姜维等喻指。琬承命上疏曰:“芟秽弭难,臣职是掌。自臣奉辞汉中,已经六年,臣既闇弱,加婴疾疢,规方无成,夙夜忧惨。今魏跨带九州,根蒂滋蔓,平除未易。若东西并力,首尾掎角,虽未能速得如志,且当分裂蚕食,先摧其支党。然吴期二三,连不克果,俯仰惟艰,实忘寝食。辄与费祎等议,以凉州胡塞之要,进退有资,贼之所惜;且羌、胡乃心思汉如渴,又昔偏军入羌,郭淮破走,算其长短,以为事首,宜以姜维为凉州刺史。若维征行,衔持河右,臣当帅军为维镇继。今涪水陆四通,惟急是应,若东北有虞,赴之不难。”由是琬遂还住涪。疾转增剧,至九年卒,谥曰恭。

    虽然是书生拜大将,然而,蒋琬却是有自己的战略思想的,那就是一改诸葛亮以攻代守的战略意图,取贵柔守静,以奇用兵的这种以守为攻的战略思想。这种战略思想的转变有其深刻的现实基础。最关键的便是蒋琬之时,过去那些能征善战的名战先后去世,蜀国的兵力大不如前,而魏国的势力则有明显增强,经济上蜀国也不如以前,再坚持诸葛亮在世时那一套战略思想显然不合时宜。这个战略思想是蒋琬在对诸葛亮北伐失败的原因进行了深刻总结和分析的基础上形成的。

    而这种贵柔守静、以奇用兵的战略思想又与蒋琬的湖湘背景有着明显的关系。湖湘一带受道家思想影响至为深刻,蒋琬作为湖南人,自幼便深得其真奥,因此,这一思想在蒋琬身上体现出来是很自然的。

    蒋琬实施这一战略思想的计划便是,将西出汉中改为东出汉中,以奇袭的方式,计划顺汉水东下一举夺取魏兴、上庸等郡,占领此处可以威胁进而占领荆襄,同时派一大将经略凉州,进攻关中,实行两面夹击,完成诸葛隆中对策的战略意图。可惜的是,这种战略思想没有得到很好的实行,蒋琬便病逝了。

    但是,正所谓“书生拜大将,不战亦有功”,这种战略决策对于稳定蜀国起到了不可低估的作用。蒋琬主政12年,即便不说政通人和,安居乐业,但至少做到了边境无虞,邦家和一。蒋琬死后,国力衰微的蜀国又持续了十余年。

    那么,是什么原因促使了蜀国灭亡如此之快呢?陈寿有一句总结说到了点子上,他说“姜维粗有文武,志立功名,而玩众黩旅,明断不周,终致陨毙。”也就是说,正是因为姜维改变了蒋琬的政策,一味学诸葛亮好战,最后导致蜀国快速灭亡。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上一篇:蒋琬是个怎样的人?蒋琬的历史评价
下一篇:没有了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