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五代十国野史之后妃轶事大全

  • 发布时间:2017-03-14 20:58 浏览:加载中
  •   李太后含恨而死

      五代时期,封建割据,战事频仍。“今世天子,兵强马壮则为之耳”,后晋高祖石敬瑭也不例外。更有甚者,他依靠契丹人的兵力,以向契丹纳贡称臣的代价,换取了儿皇帝的宝座。

      石敬瑭原是后唐的河东节度使,是后唐明宗李嗣源手下得力大将,李嗣源还把女儿永宁公主嫁给他为妻。但是,李嗣源死后,新即位的唐愍帝和唐末帝都十分猜忌石敬瑭,怕他伺机造反。石敬瑭为图自保,在晋阳城内称病不理政事。

      清泰三年正月,逢唐末帝李从珂生日,宫中摆下酒宴庆贺千春节,文武百官齐集一堂举杯畅饮。末帝喝得酩酊大醉回到后宫,他的妹妹。即石敬瑭夫人(此时晋封为魏国长公主)也来向他敬酒祝寿。末帝举杯一饮而尽,问道:“石郎可好?”公主答道:“敬瑭多病,每日卧床静养。”末帝说:“敬瑭身强力壮,何致一病如此,御妹就在宫中多住几日罢!”公主急了,说“夫君病重,正需人侍奉,明日即向陛下告辞回归晋阳。”这时,末帝已醉得东倒西歪,口中吐出戏言:“妹妹刚到京城,就急着回去,莫非想同石郎一起造反么?”公主一听,吓出一身冷汗,低下头默默退出宫去。

      第二天,末帝酒醒后,左右侍从告诉他昨天酒后失言,末帝后悔不及,忙把公主召来,好言安慰一番。公主也不敢马上回晋阳,在宫中住了好几天,才回去。

      魏国长公主有其父李嗣源的遗风,为人精明强干,嫁给石敬瑭后。颇获丈夫敬重,因此夫妇相濡以沫,生死与共。回到晋阳后,她立即把千春节末帝的醉语告诉了石敬瑭,更使石敬瑭感到危机深重。为了进一步试探末帝的居心,石敬瑭假装上表请求解除他的兵权。过了几天,诏书下达,命他离开河东重镇,调任为地处僻远的天平节度使。石敬瑭同部下商议道:“先帝委我重任,命我终生镇守河东,今皇帝无故夺我兵权,一定是怀疑我有反心。难道我们就此等死不成?”部将刘知远进言道:“明公兵强马壮,何不起兵反唐,帝业岂不是垂手可得?”谋士桑维翰劝石敬瑭说:“契丹国兵力强大,明公如能设法结纳。引以为后援,不怕事情不成。”

      石敬瑭在不反即死的情况下,听从了桑维翰的建议,一边公开传檄反唐,一边派人向契丹国主耶律德光求援,以认耶律光为父亲,并割让燕幽十六州的条件,向契丹借了五万兵马,很快击退了唐末帝派来的大军。接着,契丹军队冲杀在前,石敬瑭军队紧紧跟随在后,一路势如破竹,从晋阳打到洛阳。唐末帝势穷力竭,只好率全家老幼登楼自焚而死。

      靠契丹兵力夺得皇帝宝座的石敬瑭,心甘情愿地认比他小十岁的契丹国主耶律德光为父亲,除割让燕幽十六州外,另外每年还向契丹交纳三十万匹贡帛。这样一来,河北大平原无险可守,河东仅存雁门关一处险要。从此,也就酿下了中原四百多年以来频频遭受契丹、女真以及蒙古统治者侵扰而长期战乱不断的恶果。

      石敬瑭做皇帝后,统治极不稳定,连旧部属对他的卖国行径也深感不满。也有一些部将想学他的做法,向辽国称臣,以谋取他的帝位。他一面被人唾骂,一面经受辽国方面的压力,还要对付部下的反叛,在夹缝中做了七年儿皇帝,忧悒而死。因此。困境中,他在位时根本顾不上建宗庙,册皇后等事,他的妻子魏国长公主李氏也就未被他立为皇后。

      天福七年(公元942年),石敬瑭死,因他的几个儿子都已早死,便把侄子石重贵过继为嗣子。石重贵即位,称晋出帝,迁都汴梁,尊李氏为皇太后。

      石重贵也是个不成器的东西,就在石敬瑭治丧期间,竟看中了寡居的婶母冯氏。他把冯氏弄进宫来,服丧未满,就做起了新郎。喜庆宴席上,他乐不可支,突然想起已死的石敬瑭,举起一杯酒来,向着石敬瑭的遗像奠告道:

      “皇太后有令,先帝不参加大庆!”

      一句话说出口,左右侍从无不掩口而笑。石重贵自己也觉失口,索兴放声大笑起来,于是满堂哄笑声益发不止。朝野对此引以为丑事。

      寡妇冯氏以婶母嫁给侄子,被立为皇后,恃宠而骄。她哥哥冯至,本是大字不识几个的粗俗之人,竟是官运亨通,由知制诰而中书舍人而大学士,一直做到枢密使(管理军事、边防等实权的大官,有时权超过宰相),连他的一群狐群狗党也一个个升官晋爵。李太后不满冯氏兄妹弄权,常常加以训诫,但石重贵不听,一味纵容冯氏。如此,后晋政权处在内乱外患的双重威胁之中。

      在石重贵执政期间,晋辽关系迅速恶化,后晋的几个将领都想做皇帝,便勾结辽国,出卖后晋利益。开运三年(公元946年),后晋被辽国打败。兵临城下之时,石重贵还在醉生梦死,等醒来后,知大势已去,提着剑,把太后、冯皇后等后宫眷属统统赶到一起,意欲投火自尽。正在这时,亲军将领薛超赶来,一把抱住石重贵的后腰,大叫:“皇上且慢轻生!”说着,递上辽国国主耶律德光写给李太后的信。石重贵展开一看,觉得信中语气颇为平和,以为有一线生机,忙下令迅速扑灭宫中大火,又命翰林学士范质起草降表,自称“臣孙男”。

      降表草就后,出帝正在展阅,李太后踉踉跄跄走来,边哭边说:“我屡次训诫你,说冯后兄妹误国,你偏不听,才有今日,看你有何面目去见先帝!”出帝默默不语。太后接过降表一看,更加伤心。索兴大声恸哭起来。哭了一会,也亲自执笔,写了一封投降信给耶律德光,自称“新妇李氏妾”,诚惶诚恐至极。

      耶律德光可不客气,受降后,立即把出帝废为庶人,又派骑兵逼着出帝一家人北徙黄龙府。黄龙府地处渤海(今辽宁一带),离汴京迢迢数千里。一路上,风雨凄苦,饥寒交迫,历经两年,才走到那里。可怜李太后已是风烛残年,又是出身王家的金枝玉叶,哪里吃得起这般苦,到黄龙府的第二年(公元950年)元月,她就病倒了。无医无药,不禁南望故土,仰天大哭,挨至八月,已是奄奄一息。临死,对出帝嘱道:“我死后,请焚我尸骨,务将骨灰运回范阳佛寺,勿使我变成虏地野鬼!”说完,含泪而逝。

      李氏一生,并元过错。其悲惨命运,是时势造成,更是石敬瑭父子罪孽所致。

      李后才色俱佳

      后晋灭亡后,据守河东的石敬瑭部将刘知远在晋阳城自立为帝,史称后汉高祖。

      刘知远善于收买人心,称帝时,表面上声称不改后晋年号,立志迎还北迁的晋出帝,因此,颇得部下将士的拥戴。不久,他想散发国库钱币,以犒赏士兵,但是国库已空虚,刘知远便下诏敛取民财,却又遭到皇后李氏的反对。

      李氏劝谏说:“凡新登位的天子,都是努力拯救百姓于水深火热之中,陛下刚即位,不思为百姓做好事。反欲盘剥百姓,这是万万不可取的!”

      刘知远听了有些不高兴,反驳道:“国库空虚,拿什么犒劳军队?依你之见呢?”

      李氏说:“后宫颇有积蓄,就是妾身私蓄,也有不少,先拿出来犒赏将士们!”

      刘知远十分感动,下令后宫执行。将士们得了钱,又知道了钱的来历,更加愿意为刘知远卖命了。

      李氏出身农家,颇有才色。刘知远年轻时在晋阳从军,有一次偶然遇见李氏,受慕至极,托人向李父求亲。李父不肯,嫌刘知远穷,惹得刘知远性起,邀集几个兄弟,深夜潜入李家,把李氏抢走。李氏身不由己。又见刘知远相貌堂堂,就跟他做了夫妻。也许是她命好,刘知远在军中屡立战功。不断升迁,直至贵为天子,李氏也做了一国之母。

      刘知远即位后,颇得军心和民心。他率军积极抗击辽兵,所向无敌,从太原一路进军,仅二十一天就占据了洛阳。可惜他只做了一年的皇帝,就因长子刘承顺的天亡而悲伤过度,一病而终。继位的后汉隐帝刘承祐是皇后李氏所生,李氏便被尊为皇太后。

      刘承祐是个纨绔子弟,他见四海升平,便骄纵起来。成天与一班小人戏狎玩乐,荒于政事。李太后见了十分不满,常召隐帝入宫严词督责。隐帝起初还有所忌惮,诺诺应声。后来听得厌烦。竞反唇相讥道:“国家大事,朝廷自有主张,太后只管修身养性!”

      这边李太后听了气得要命,那边他已经左呼右拥,同一班侍从游乐去了。

      隐帝宠信小人,也引起大臣的不满,君臣之间矛盾重重。乾祐三年,隐帝在宠臣郭允明、李业等人撺掇下,准备杀死刘知远在世时的顾命重臣、侍卫亲军都指挥使史弘肇和枢密使杨分等人。密谋已定,隐帝入宫禀明李太后。太后十分吃惊,阻拦道:

      “这是大事,切不可轻举妄动,应与宰相一起从长计议才是。”

      隐帝不高兴地回答说:“先帝在时,曾说朝廷大事,不必去问书生,母后难道忘却这话了吗?”

      “史、杨等人,同枢密使郭威过从甚密,若杀了他们,郭威兔死狐悲,难免会有反心,届时如何了得?”李太后仍阻拦说。

      郭威是刘知远手下得力大将,为刘知远打江山的股肱之臣,当时,被封为天雄节度使,节制河北诸镇,手握重兵。李太后说这话,不能不说是有深谋远虑的。但愚昧的隐帝,不听劝告,还认为母亲是闺门之见,怒冲冲拂袖而去。

      隐帝杀了史、杨等人,还不肯干休,又密遗使者去郭威坐镇的魏州,企图伺机杀死郭威,郭威被迫起兵反汉。但是,郭威是个颇有心计的人,为了收买朝野人心,他打起“清君侧”的旗号,又下令“攻人京城,准许抢掠十天”,鼓动军士为他卖命。果然,不过七天功夫,郭威的大军就抵达汴京城下。隐帝慌了手脚,打算亲自出城督兵抵抗。太后又劝阻道:

      “郭威本是先帝故旧,自家人,何至于绝情如此?只要守住京城,按兵不动,派人持诏书抚慰一番。君臣间的误会即可解除。”

      隐帝还是不肯听,自顾披挂出城。结果,无疑是以卵击石,大败而逃,被自己的宠臣郭允明杀死。

      郭威进汴京城后,不便马上自立为帝,与众大臣议定,请李太后作主,所出政令,都以太后的诰命发布。又请太后指定储君。李太后深知郭威的用心,不肯自己作主,后来,虽然立刘知远的侄子刘赟为帝,仍让郭威以摄政大臣的身份听政。

      徐州节度使刘赟听到朝中立他为帝的消息,大喜过望,立即动身进京,一路上前呼后拥,好不威风。谁知走到宋州(今河南商丘),又有朝使来报,说郭威已在北伐征辽的途中,被部下拥戴,立为天子了,新皇帝封刘赟为上柱国、湘阴公。刘赟这一惊非同小可,只得眼泪汪汪地改道,赴封地而去。

      郭威登上金銮殿之后,犹抱琵琶半遮面,向李太后表示仍忠于汉室,尊李氏为母后。到这地步,李太后能保住性命已属不错,当然只能听从摆布了。好在郭威这个伪君子仍对她以礼相待。于是,她下诏将郭威歌功颂德一番,立为国君。郭威改国号为周,史称周太祖。李后又被尊为昭圣皇太后,移居太平宫安享天年。三年之后,病逝。

      李后是个颇有识见的女人。在刘知远打天下和刘承祐坐天下时,都提出过不少积极的主张。可惜,她无力遏制骄横愚蠢的儿子,致使后汉延续仅四年而亡。当然,她的聪颖和明智最后给了她一个不算太坏的结局。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