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国两晋南北朝野史之后妃轶事大全

  • 发布时间:2017-03-14 20:42 浏览:加载中
  •   曹操夫人知多少

      曹操在中国历史上是个十分有名的人物。曹操在世时虽然没有即位称帝,但从权力、地位、声望各个方面看,曹操实际上就是一位有实无名的皇帝。曹操开创了曹魏江山的基业,到他的儿子曹丕时,水到渠成,享受曹操打下的江山,正式建魏称帝,史称魏文帝。文帝曹丕轻而易举地得了江山,自然不会忘了父亲曹操的恩德,便追封曹操为魏武帝。所以谈到三国魏的帝王,自然就要谈谈曹操。

      曹操是历史大动荡时期的杰出人物,有豪雄的气魄,有奸雄的心计,更有一股扫荡天下的英雄气概。曹操字孟德,小字阿瞒,是沛国谯地人,就是今天的安徽亳县人氏。曹操是汉太尉曹嵩的儿子。曹操的出身不大清白,曾被对手嘲讽,曹操有一度对此十分苦恼。曹操既然出生于太尉这样的豪门大族,何以会身世不大清白?被人嘲笑?这是事出有因的。

      曹操的祖先据说出自远古时代黄帝的一系,就是说是黄帝的后裔。到了高阳时,正式得了曹姓。发展到汉高祖刘邦统治时期,曹氏家庭的曹参成了一位有名的人物,以军功卓著,封为平阳侯,并且,世袭爵士。曹氏一脉传到曹节,仁爱宽厚、忠君报国的美名传遍天下。曹节生了个儿子名叫曹滕。曹滕长得好看,又极聪明,被皇室看中,便入侍宫中,陪皇太子读书。到汉顺帝刘保即皇帝位,陪侍的曹滕就由小黄门升迁中常侍,正式供职宫中,不久便迁为大长秋,进封费亭侯。

      曹滕飞黄腾达,令朝野百官羡慕,使门庭光耀,曹氏家族自然欢欣鼓舞,然而,曹滕供职宫中是要付出代价的,皇家决不容许一个异性的健康男子出入深宫。曹滕没有儿子,便收养了一个儿子,取名曹嵩。曹嵩在殷富舒适的环境中长大,很得曹滕的爱重。曹滕去世以后,养子曹嵩承袭侯尉。太尉曹嵩生下了儿子,这便是曹操。

      曹操是曹滕的养子生的,就是说不是曹氏血脉。曹操这段不清不白的家世自然不会被门望相尚的门阀所容,因而曹操常常遭到豪门巨族的冷漠和蔑视。曹操毕竟是一位争强好胜、时时想出人头地的了不起的人,他并不气馁,而是勇往直前,兢兢业业,终于,曹操剪灭群雄,独树旗帜,成就了霸业,以超乎寻常的胆略统一了北部中国。

      曹操是在被人鄙视的困境中征服天下的。曹操作为乱世中的一代奸雄,征服天下有两种绝妙的手段,一是机关算尽,用武力夺取江山,令四海臣服;一是无所顾忌,将天下美人尽数据为己有,令天下男人自愧自惭,俯首心服。曹操有一颗征服天下的英雄心,这颗英雄心不仅坚如磐石,无坚不摧,唯我独尊地拥有天下;而且,这颗英雄心也儿女情长,柔情如水,能容纳得下天下万千美色。

      曹操作为一代豪雄,对于美色是极其喜好的。自古英雄都爱美人,这确实不假,因为古往今来,哪一个争夺江山的英雄不爱美人?不享受美人?曹操和历史上几位既好色又打江山的皇帝一样,喜好美色,但不沉迷其中。当然,有的时候被美色所迷惑,忘乎所以,行事失于考虑,险些送了性命,这是有过几次的,这也是曹操好美色所付出的代价。

      曹操和多少女人有过关系?这实在无由考证。但可以说,曹操一生中,占有了许许多多的女人。仅从可信的史书中可以知道,曹操占有的女人载诸史册的有丁夫人、卞夫人、尹夫人、刘夫人、杜夫人、秦夫人、王昭仪、李姬、孙姬、周姬、刘姬、赵姬。这还仅仅是有名号的夫人、姬妾,这些人就多达十余个。

      记载魏晋人物事迹的著名书籍《世说新语》中讲了这样一件事,说有名的美男子何晏,曾经被曹操胁迫,曹操要他改姓,不姓何晏,而姓曹。何晏是汉代权臣何进的孙子。何进何以得势?是因为何氏出了一位皇后。事实上,何家最初不过是一个屠户,出了一位皇后,何家就飞黄腾达,不可一世。

      但是,天有不测风云。何皇后被董卓杀死了,何进也被乱兵所杀。何晏的父亲很早就去世,何氏家族败落,何晏陷入困境。好在何晏的母亲很能干,能撑持家务,维持生存。何晏的母亲不仅能干,而且美貌动人。何晏母亲的美貌是远近闻名的。但何晏的母亲毕竟生养过孩子,已是孩子的母亲,年纪也不轻了。就是这样,何晏的母亲尹氏也逃不过曹操这双色迷迷的眼睛。

      曹操看上了何晏的母亲尹氏。曹操借着何家败落,趁火打劫,将尹氏占为已有。生活陷入困境的尹氏半推半就,自然应允了曹操,依附于他,终身有靠。这样,尹氏便成了曹操妾。曹操得到了尹氏,尹氏搬人曹府,尹氏的儿子何晏自然也进了曹府。躇踌满志的曹操见何晏聪明美貌,十分可爱,曹操便喜欢上了何晏,想让何晏改姓曹氏,正式收为自己的儿子。

      可是,聪明过人的小神章何晏连连摇头,根本就不同意。何晏只是一个孩子,一个孩子如何拒绝刚愎自用的曹操?何晏划定地方,自己坐在划定的圈中。府里的人迷惑不解,问何晏:你这是干什么?何晏振振有词的说:这是何氏庐,谁也不许进。曹操得报以后,知道美人尹氏这个儿子人小鬼大,不会同意改姓,曹操便看在美人的份上,不再勉强何晏。后来,何晏长大了,曹操越发喜欢。何晏不仅聪明过人,而且十分英伟,相貌俏美,连何晏自己也被自己的美色打动,时常对镜欣赏,顾影自怜,人称敷粉何郎!好色的曹操自然不想放过何晏,就把自己的女儿金乡公主嫁给何晏,做何晏的妻子。

      曹操是位性情中人,多情而好色。曹操的这种浪荡习性早在他幼年和少年时便暴露出来,而后随着年龄的增长而越发无所顾忌。曹操小的时候喜好飞鹰走狗,终日无所事,游荡无度。曹操的叔父深为忧虑,为此多次和曹操的父亲曹嵩谈及曹操的未来,不免忧心忡忡。曹操得知这些后,便也有些怕,就想办法对付叔父。

      有一天,曹操在路边,远远就看见了走过来的叔父。曹操站在那里,一口歪鼻斜,一脸灰败颓丧之气。叔父走过来,看见曹操这副样子,十分奇怪,问曹操怎么弄成这个样子?曹操一本正经地说:突然中了恶风。叔父觉得有些不妙,便马上将这事告诉曹嵩。曹嵩心急火燎的找到曹操,见曹操好好的,便奇怪地问:叔父刚说你中了风,这一会儿就好了?曹操故作天真地眨巴着眼睛,从容不追地回答:我本来就没有中风,只是叔父不喜欢我,故意说我的坏话!曹嵩就对弟弟的话产生了怀疑。从此以后,曹嵩的弟弟再说侄儿曹操的过错,曹嵩不再相信。曹操小计得逞,以后就越发放纵游荡,无所顾忌。

      游荡无度的少年曹操有一大喜好,即爱看人新妇,就是爱看结婚的新娘子。后来被曹操所灭的袁绍在少年时也喜游好侠,常和曹操在一处嬉玩,但小时的袁绍就屡屡玩不过诡计多端的曹操,这就注定了日后袁绍败在曹操脚下的悲剧命运。有一次,曹操和袁绍一起看人家新婚,两个多情好动的少年悄悄地潜入主人的花园,直到夜深。夜深人静,曹操突然大喊一声:有贼!有贼!一片骚动,人人忙乱中到处寻找贼人。曹操早就看上了美丽的新娘,这个还没有成熟的少年便借机扑入洞房,抽出带在身上的兵刃,竟然贼胆包天的劫持新娘,和袁绍退去。新郎和家人急了,邀人四处追捕。曹操、袁绍急不择路,竟至迷了方向,落入枳棘丛中,袁绍动弹不得。曹操突然阴毒地大叫:小偷在此!曹操跑了。惊慌失措的袁绍拼命跳出,脸上、身上伤痕累累,险些被人抓住。

      曹操机警、奸滑,长于权术,工于心计。但曹操很小时就任性放荡,不务正业,以游手好闲闻名于乡野。曹操被世人所鄙薄,却得到了梁国人桥玄、南阳人何颐的赏识。桥玄是一代名流,官至汉太尉,以知人识人闻于当世。桥玄见到曹操,被曹操的气势所动,诚挚地说:我见过的天下名士实在太多了,但还没有发现一个能与你比,你要好自为之。我年纪大了,不能做什么了,愿将妻儿托付给你。

      当时,汝南人许靖、许劭兄弟以洞察时务、品评人物扬名遐迩,并每月评论人物一次,时称汝南月旦评。细细观察了曹操以后的桥玄知道曹操决非等闲之辈,一定会在日后大有作为。但桥玄知道,曹操至今没有名望,不被世人所知,如何才能扬名于世?桥玄便对曹操说:你还没有名气,可以去汝南见许劭。曹操依言到了汝南,见到了许劭,问道:我是什么样的人?许劭看了很久,不予回答。曹操再三恳请,望许劭指点,许劭这才说:你是治世能臣,乱世奸雄。从此,曹操名声大噪,闻名天下。

      曹操既是治世能臣,又是乱世奸雄,更是好色如命的登徒子之流。骠骑将军张济屯兵弘农,给养匮乏,士卒饥饿。张济统兵从关中转战南阳,攻掠穰地,被流矢射中,不幸死去。族子张绣取代张济,统领部众。建安二年,公元197年初,曹操统领大军,讨伐张绣,进驻宛。张绣交战大败,便投降曹操。曹操早就听说已故将军张济的老婆姿色倾城,这时收降了张绣部众,张济的遗孀自然也在其中。曹操派心腹找来了张济的老婆,实在美貌丰润,秀色动人。曹操便忘情地占有了这个女人,并把她据为己有,留在身边。张济去世了,这本来就是张氏家族的大不幸。张济如花似玉的娘子是张氏家族的安慰,更是张济部众的女神。突然之间,女神被敌人曹操占有,族人张绣和众将能不痛恨曹操?于是,投降后本来就有些后悔的张绣便决计再反曹操。曹操的心腹发现了张绣的反叛之心,密奏曹操,曹操决计要除掉张绣。但奇怪的是,一直以果断著称的曹操并没有立即行动,而是还一味沉湎在张济夫人的美色欢情之中。灾难就这样降临了。

      张绣在夜间突然领兵偷袭曹操。张绣兵来势凶猛,势如破竹。曹军没有防备,事出突然,措手不及,慌忙应战。曹军大败。一场血雨腥风的残酷战争中,曹操从温柔梦中惊醒,狼狈逃窜,在混乱中被流矢射中。曹操的长子曹昂、弟子安民被乱兵所杀。典军校尉典韦死守曹操营门,身上受伤数十处,血迹淋漓,奋战到最后一口气。曹操带着箭伤,领着残兵败将,退守舞阴,就是今天河南泌阳西北。曹军喘息初定,张绣追兵便赶到。老谋深算的曹操带伤遣将迎战,挫败了张绣,张绣领骑兵退去。

      遭受大败的曹操带着箭伤和失去爱子、亲人、大量将士的哀痛回到许。南阳等县纷纷叛降张绣。休息了几个月,到这年冬天,伤口已愈的曹操便领重兵直赴南阳,收拾张绣。曹兵到达宛,攻拨几座城池,到第二年三月,便将张绣围困在穰,就是今河南邓县。唇齿相依的刘表派兵救援张绣。长于战阵的曹操巧妙设计,大败刘表、张绣。但张绣并未被消灭,而是自树一帜,与曹操抗衡。到官渡之战前,袁绍派人说服张绣,约张绣出许攻许。张绣的谋士经过细致分析,谋士贾诩劝张绣降曹,曹操便封张绣为扬武将军。

      由于曹操的好色导致这系列的变故,张绣和曹操终是有个了结,但长子曹昂的去世却没有完。曹昂并不是曹操夫人丁氏的儿子,丁夫人没有儿子。曹昂的生母是曹操的大妾刘夫人。刘夫人生曹昂、曹铄和清河公主,都是曹操的心肝宝贝。不幸的是,红颜薄命,刘夫人早早地便撒手而去。刘夫人临死前,将孩子托付给仁厚宽怀的丁夫人。丁夫人关怀着这三个孩子,尤其喜爱长子曹昂,一手抚养长大,视如亲生儿子,万般疼爱。

      曹昂长得清秀,聪明可人,弱冠便举孝廉,随同曹操南征,成为享誉军中的一位青年将军。这样一位有为的青年在张绣的叛乱中死于非命。丁夫人初闻噩耗,痛不欲生。哀痛的丁夫人无法去恨张绣,便将一腔怨恨转向曹操:是你曹操贪欢好色,逼反了张绣,杀死了曹昂!丁夫人就恨上了曹操,从此以后,便冷待曹操,让曹操一次次十分扫兴。曹操憋着一肚子火,终于按捺不住了,恼羞成怒之下,将丁夫人遣送回家。丁夫人出自贫寒人家,家境清贫。丁夫人泰然从容地回到家中,断了尘世的欲望,不思显达,不慕荣华,不恋富贵,终日纺纱织布,过着清淡贫寒的生活。

      丁夫人如此淡漠人生,令曹操十分气愤。曹操原以为吓唬一下丁夫人,让丁夫人回心转意,流些眼泪认个错,两人和好如初,没想到丁夫人是如此倔犟,根本没有和好的意思。丁夫人能原谅曹操好色,似乎好色是男人的天性,但是,丁夫人不能原谅曹操因过分贪欢好色而将曹昂的性命葬送,这是绝对不能原谅的。

      丁夫人就这样离开了皇宫,走出了曹操的生活,远离令人烦恼的红尘世界。丁夫人离去以后,曹操新宠卞氏取代了丁夫人的位置,坐镇曹氏后宫。丁夫人是良家子女,有一颗善良纯正的心。卞氏出身娼门,生性浪漫多情,长于风月,极得曹操的钟爱。曹操将卞氏留在身边,侍寝欢娱,享不尽的雨露恩爱。卞氏秀雅丰满,美艳动人。曹操纵情求欢。卞氏陶醉其中,一次次怀孕。卞氏先后替曹操生下了四个子女:曹丕、曹彰、曹植、曹熊。

      卞氏虽然出自娼门,相貌出众,风情动人,但卞氏在曹操面前表现得十分贤慧温柔,百依百顺。卞氏聪明出众,她在后宫中广结人缘,众美人宫女都很感恩。卞氏以其美色和贤慧赢得曹操的宠爱,又以接连生下的出众的儿子固宠。卞氏作为女人,成功又幸运。

      卞氏被曹操宠爱得无以复加,但卞氏总是那么温柔平静,从不仗势欺人,恃宠而骄。丁夫人却不同,眼睛不能容下半粒沙子。只要是自认为是沙子,绝不能容忍。丁夫人倔犟好强,自然令曹操恼火;丁夫人不讲情面,更使曹操火冒三丈。丁夫人被曹操驱逐冷落自是必然而然的。

      但丁夫人回家过日子,平平静静,淡漠如旧。曹操十分奇怪,也十分难过。曹操毕竟是好色之人,丁夫人如此美貌,闲处家中,过了些日子曹操觉得如九兔挠心,难受得慌。曹操不能容忍由着性子漠视自己的丁夫人,但曹操又迷恋美貌倾城、性格独特的丁夫人,曹操在这复杂难耐的心境中备受煎熬,最后好色的情绪占了上风,曹操终于忍不住美色的诱惑,屈尊大驾,前往丁夫人娘家拜见丁夫人。

      曹操是在征战的战争间隙,一次行军路过丁夫人娘家时,特地骑马前去看望丁夫人的。曹操一身戎装,十分英武,雄赳赳的侍人随侍左右。身穿铠甲的曹操推开柴门,抬头看见一身素装的丁夫人坐在织布机前,正聚精会神的织布。丁夫人虽然衣着朴素,可是越发有一种超凡脱俗的秀美,一张白皙瘦削的脸越发清秀,罩着一种缥渺的仙气,楚楚动人,惹人怜爱。

      曹操出神的盯着久违了的夫人,怦然心动。侍从见丁夫人没有任何反应,怕统帅千军万马的曹操下不了台,便轻声提醒丁夫人,说曹操来了,特来看望她。丁夫人依旧织布,像没有听见一样,根本不予理睬。曹操走到织布机旁边,多情地看着丁夫人,伸出手抚摸着丁夫人的后背,对丁夫人说:和我一起回宫好吗?丁夫人充耳不闻,头也不抬,照旧坐在那里,一丝不苟地织布。

      愣了半天神,曹操不知该如何是好。面对发号施令的近侍,曹操觉得有些尴尬,好在都是心腹。曹操苦笑着,摇摇头,无奈地离开织机,走出柴门,准备上马离开这座茅屋。近侍们都捏了一把冷汗。生怕丁夫人这般的冷淡会惹怒曹操,从而激起不测。没想到,曹操这样平静,这样宽怀地准备离去。近侍们悬着的一颗心终于可以放下来。

      但更为出人意料的事接踵而来。临要上马时,多情的曹操又朝茅屋看了一眼,恋恋不舍。最后,曹操抗不住好色的欲望,又一次走进柴门,来到丁夫人的身边。丁夫人冷漠依旧,织布依旧。曹操恳切地再问丁夫人:可以和我一块回去吗?曹操那恳求的神情、语调令近侍们目瞪口呆。曹操多情地看着丁夫人,等着丁夫人的回答,如同做了错事的孩子渴求大人的宽恕。

      近侍们感到惊讶,但丁夫人却一点也不觉得意外。丁夫人了解曹操,知道曹操见美色就心动,求欢以后就不管不顾,忘得干干净净。别看曹操这会儿如此可怜巴巴,一旦答应了他,他再次得逞其欢,转身他便又寻别的美色。曹操就是这样,嗜色如命,见色动心,根本改不了。丁夫人对曹操已经死了心,不想再搭理曹操,平添烦恼。丁夫人像身边没有别人存在一样,小心的织着布,干自己的活计。

      曹操对丁夫人如此淡漠,如此绝情,大失所望。曹操绝望地叹息了一声:唉,真是决绝啊!怏怏不快的曹操这才痛苦地离去。过不多久,曹操派特使传谕丁夫人,说如果她愿意,可以改嫁他人。丁夫人没有答理,不置可否。但趋炎附势的丁夫人家人,怎么也不答应,说无论如何,丁夫人不会再嫁他人。言外之意,丁夫人会守着曹操,希望曹操能接走丁夫人。

      后来,曹操果然腻了众美人,强烈地思念起了丁夫人。到了邺城后,曹操终于熬不住了,便派人强行将丁夫人接回宫中。丁夫人接到了后宫,曹操喜不自胜。曹操设宴郑重其事的款待丁夫人。丁夫人不说一句话。开宴时,曹操只请丁夫人。丁夫人静静的吃,不领曹操的多情。吃完以后,丁夫人让人依然把她送回娘家。曹操心急火燎,没有任何办法。温情不能感化美人那颗绝望的心,曹操没有良策,只好看着丁夫人离去。

      曹操熬持不了几日,又有点思念丁夫人。曹操又派心腹到丁夫人家中,又强行接走丁夫人,送到后宫。丁夫人依旧不冷不热,不说一句话,吃了饭就走人。曹操迷惑不解,丁夫人何以如此铁石心肠?如此绝情?反复多次,丁夫人接到后宫,吃过饭后又送回娘家,始终不言不笑,平平静静。

      反反复复,次数多了,厚道的丁夫人便有些气恼。被逼无奈的丁夫人就郑重地对曹操说:废放的人,哪能这样没完没了?从此之后,丁夫人拒绝跟任何人回到后宫,也拒绝见曹操的任何心腹和使臣。从那以后,丁夫人再也没有回到后宫,也就再也没有见到曹操。不久,郁闷苦难的丁夫人染病,平静地死在家里,一了百了。曹操听到丁夫人病故的消息,痛心疾首,既恋着她,又觉得愧对于她。曹操在临死的时候还恋顾着丁夫人。曹操临终前充满愧疚地说:我思前想后,心中想着丁夫人,也眷顾着她,不曾负心;可是,假如死后真的有灵,儿子曹昂如果问我,母亲在哪里?我将如何回答?

      甘皇后与玉人

      先主刘备的夫人甘皇后,身体洁白细润,神态娇媚,容貌美丽。先主刘备将她召人绡帐中,从门外看她,就如同月光下堆聚的一团雪一般。当时,河南有人献给了先主一个用玉雕刻成高三尺的美人,先主将它放在甘皇后的旁边。白天跟将领们商讨军政大事,晚上则拥搂着皇后把玩玉人。甘皇后跟玉人一样洁白柔润,以至看到的人有时会把甘皇后和玉人搞混。那些希望得到先主宠幸的人不仅妒嫉甘皇后,而且连玉人也妒嫉。甘皇后为此便想把玉人毁掉,于是向先主劝谏道:“历史上子罕不把玉看作宝物,《春秋》一书对他大加赞美,现在吴、魏两国尚未消灭掉,您怎么能让这种玩器牵扯精力、心思呢?”先主觉得甘皇后说得很对,便撤掉了玉人。那些想邀宠的小人们也都不敢再妒嫉了。当时人们认为甘皇后真是一个聪明而又通达事理的人。

      情夫被杀

      比起昏庸无能、一味迁就母亲的高纬来,十四岁的琅讶王高俨却是个敢做敢为的人。高俨也是胡太后生的儿子,高纬的同胞弟弟。高湛在世时,很喜欢这个儿子,曾想立高俨为太子,终因怕遭非议而作罢。高俨闻知和士开同母亲的秽行,羞怒异常,又见和士开同高纬乳母的儿子穆提婆狼狈为奸,浊乱朝政,就想伺机除掉和士开。和士开何等奸诈精明,早就察觉了高俨的敌意,他找到穆提婆说:“琅玡王目光奕奕,若同他眼光相对。不觉汗流浃背。我在天子跟前奏事,也没有这种感觉。倘若他日琅讶王执掌朝权,我等怎么办?”穆提婆从小同高纬一起相伴玩耍,享受高官厚禄,作威作福,也觉得高俨对自己是个威胁,便与和士开一起,常在高纬跟前讲高俨的坏话。高纬信以为真,免去高俨的太保之职,只保留中丞的职位,命他出居北宫,不得天天入朝。

      高俨的属官们愤愤不平,力劝高俨设法剪除和、穆等人,否则会受制于人。高俨去找胡太后的妹夫冯子琮谋划,他知道冯子琮与和士开结怨颇深。果然,冯子琮赞同高俨的主张。一天,冯子琮乘高纬同后妃们有一起宴乐,将一份弹劾并要求处死和士开的奏章夹在其他文书中,一起递上去请高纬过目。高纬略略看了几份,便不耐烦地对冯子琮说:“卿拿去办吧,可行即行,朕不耐烦看这些东西!”君令在手,冯子琮正中下怀,立即命令宫廷卫队长伏连去捉拿和士开,伏连听说去抓太后的心上人,有些着慌,请求再去向皇帝奏请一下。冯子琮连忙说:“琅玡王已入宫奏准,真是皇上下的命令,何须多疑!”当天深夜,伏连带了五十名甲士埋伏在神兽门外。次日凌晨和士开上朝,甲士们一哄而上,一把抓住他,剥去衣冠,送交廷尉押了起来。冯子琮报告高俨,高俨大喜,立即派了自己的一名心腹将领,去廷尉处杀死了和士开。

      胡太后闻报,又悲又怒,正想派人去抓高俨治罪,又听说高俨拥兵三千,屯在千秋门外,连皇帝也拿他没有办法。胡太后想起皇后的父亲斛律光,素来很有威望,高俨也很敬重他,便让高纬召斛律光入宫解决此事。斛律光听说高俨已杀死和士开,不禁拍掌大笑道:“龙子所作所为,果真不同凡响!”进宫以后,他见高纬正在调集兵马出战,上前劝谏道:“小孩子弄兵,真的交起手来,反容易激起变乱。皇上不如亲自去千秋门,琅玡王见了您,一定不敢轻举妄动。”高纬依言,随着斛律光走到千秋门,斛律光大叫:“天子驾到!”高俨的部下一听,相率跪下,有的逃走。斛律光抢上一步,抓住高俨的手,笑着说:“天子的弟弟杀掉一名汉家奴才,何必惊慌!”又把高俨拉到高纬跟前,代为请罪。高纬顺手抽出佩刀,用刀环在高俨头上击了几下,就放高俨走了。

      过了几天,高纬下诏杀死高俨的几名属官,用以泄愤。高俨又进宫向胡太后请罪。胡太后一面哭,一面大骂儿子不孝。高俨无言以对,把责任推到冯子琮身上。胡太后立即派人绞死冯子琮,方才解恨。

      这次事变之后,高纬耿耿于怀,总觉得高俨聪明勇武,必不肯屈居人下,但是碍着胡太后,他不敢把弟弟怎样。后来,在穆提婆等人的挑唆下,下定决心要杀掉高俨。一天,他对胡太后说:明日一早,准备偕高俨一起去郊外狩猎。胡太后答应了,嘱咐兄弟俩早去早回。第二天凌晨才交四更,高俨便被召出宫去,刚走到永巷,就有武士们一拥而上,把他抱住,高俨大叫:“我要见母后与皇兄。”但是口又被塞住,武士们用衣袍将他一头蒙住,背到大明宫,用力勒死。高纬入宫报告胡太后,太后骂了几声,又哭了一场,也就作罢。第二年,下令追封高俨为楚帝,厚加葬殓。

      左右皇后,平分秋色

      北齐的亡国之君高纬也以荒淫好色著称。他创造了立“左右皇后”的历史记录。

      高纬的第一任皇后斛律氏,为太子妃的身份册立为皇后,是累世勋贵、官拜太傅的咸阳王斛律光之女。斛律光是北齐的栋梁之臣,父亲斛律金助高欢起兵,为北齐立国建立功勋。斛律光事君忠诚,持身节俭,不好声色,颇有贤名。高纬有一佞臣祖瑶素来忌恨斛律光,曾被斛律光当众斥为“阴毒小人”。后来,高纬乳母陆令萱之子穆提婆,向斛律光求娶他女儿为妻,遭到斛律光的拒绝,穆提婆也因此对斛律光怀恨在心。于是这些小人勾结起来。阴谋陷害斛律光。他们一边向高纬进谗,一边唆使丞相府属官诬告斛律光私藏弩甲,阴谋造反,高纬对此深信不疑,便同这几个佞臣一起定下杀害斛律光的步骤。

      过了几天,高纬下诏,命人赐一匹骏马给斛律光,说是皇帝邀请他明日一早同去游东山,赐斛律光坐此御马同行。斛律光接诏书后,骑御马入宫谢恩。刚走到凉风堂前下马,背后突然有人猛扑上来,幸亏他脚力尚健,站定步子,回顾身后,只见苍头刘桃枝站在身后怒目圆睁,斛律光呵叱道:“桃枝你为何专做此事?我并不有负于国家!”刘桃枝也不理睬他,挥手召来几名武士,将斛律光按倒在地,用弓弦扼住他的颈项,用力扼死。在这之前,赵郡王高叡、琅讶王高俨都是被刘桃枝杀死的。斛律光被害之后,高纬又命人抄了他的家,几个儿子全被赐死。一家数百口,只有一名仅几岁的小儿幸得免死,天下莫不称冤。

      斛律皇后姿貌平常,未得高纬宠爱,到此地步,自然被高纬毫不留情地抛弃,后位被废,迁居冷宫。中宫皇后,该由谁来接替呢?

      当时,高纬的后宫有两个妃嫔最受宠幸,一为早先人宫的弘德夫人穆舍利。穆氏原是斛律皇后的贴身婢女,名叫穆黄花,因生得轻盈妖冶,善卖弄风骚,被高纬勾引,收为嫔妃。高纬将她改名为舍利,独宠专房。过了一年,穆舍利生下儿子高恒,立为皇太子,她一心一意想爬上皇后之位,设法同当时颇有权势的高纬保姆陆令萱亲近。

      陆令萱本是罪人之妻,被没人宫中为奴。后来,因善于献媚,得到胡太后的赏识,放在身边使唤。高纬小时常被陆令萱抱养,称她为“干阿妳(妈)”。高纬当了皇帝,陆令萱被封为郡君,儿子提婆也拜官受禄。一时间,母子二人势焰无比,连勋贵皇亲,也走他们的门路。

      穆舍利有心巴结,陆令萱也有意亲近,两人关系日益亲昵,穆舍利拜陆令萱为养母,又同提婆称兄道妹,提婆也就冒姓为穆。三人就此牢牢勾结起来。斛律氏被废后,穆氏以为皇后之位非己莫属。

      但是,想不到半路上杀出一个人来。过了几个月,后宫又来了一位姓胡的美女,是胡太后的娘家侄女儿。一进宫,就受到高纬的格外宠爱,很快就宠冠后宫,使穆氏受到冷落。结果,胡太后多方周旋,又买通陆令萱,促使高纬册立胡昭仪为皇后,把个穆氏气得半死。她埋怨养母陆令萱,说她一味讨好太后,全然不顾母女之情。陆令萱也觉后悔,决心为穆氏努力争取,保证不出半年夺回皇后之位。

      一天,陆令萱对高纬说:“天下哪有儿子贵为皇太子,而母亲反为奴婢的?”高纬知她话中有话,默然不语。陆令萱又想出一个办法。她把穆舍利的宫院装饰打扮得犹如仙境瑶池,让穆舍利穿上皇后的冠服,珠环翠绕,装束得像天仙一般,坐在华丽的宝帐之中,连同枕席器物等,都是四方进贡的世间珍宝。陆令萱跑到高纬处说:“有一圣女出世,请陛下前去看看!”高纬怀着好奇之心,随陆令萱来到穆氏宫院。揭开宝帐一看,在沁人心脾的香气中,坐着一位眩人眼目的美女,她似神女下凡,再仔细端详,认得是穆夫人,不禁拍掌大笑,指着陆令萱说:“陆太姬真会开玩笑!”

      陆令萱答道:“如此天生丽质,尚不配做皇后,试问陛下所择何人?”

      高纬说:“天子只有一名皇后。”言下之意,胡氏已先立为后,无可奈何了。

      陆令萱道:“古时舜纳尧之二女,一为娥皇。一为女英,便是两位皇后,陛下何不效法圣贤?”

      高纬一听,大喜过望,这一夜便宿在穆夫人的宝帐之中。第二天下诏,立穆氏为右皇后,胡氏为左皇后,两位皇后并列。

      穆舍利当上皇后之后,犹不满足。总想独霸六宫,视胡氏若眼中钉。她又去找陆令萱商量。陆令萱熟知胡太后的脾气,便把心计用在她身上。

      一天,陆令萱去见胡太后,装作又生气又伤心的样子,说:“不知为什么,亲侄女也会说出那样的话来!”

      胡太后很惊讶,忙问是怎么回事。陆令萱故意不肯说,只管摇头叹息,经胡太后再三追问,才低声耳语道:“胡皇后对皇上说:太后的行为多有失检点,不足为训。”

      胡太后一听,十分恼怒,也不多加考虑,立刻将胡皇后召来,命左右侍从将她头发剪去,遣回家中。

      幸亏当尼姑

      孝明帝元翊七岁登位,朝政先后掌握在胡太后和胡太后的妹夫、侍中领军将军元叉等人手里。及至长大,元翊也是一个酒色之徒。他的皇后胡氏,是胡太后的娘家侄女。胡太后为提高娘家的地位,替儿子纳聘胡女为皇后,但胡女恣貌平庸,不受爱宠。元翊单宠一个潘氏,名外怜,有倾国倾城之美貌,进位充华。胡太后还把当时北方的世族如博陵崔家、范阳卢家、陇西李家的女儿,都选纳进宫为嫔妃,以打破门第之见。

      胡太后临朝专权,权欲熏心,恐怕儿子长大,自己无法肆意妄为,竟把亲生儿子元翊毒死,另立三岁的元钊(孝文帝的孙子)为皇帝。骠骑将军尔朱荣不服,拥立长乐王元子攸(彭城王元勰的儿子)为帝,即孝庄帝,又率大军攻打洛阳。兵临城下之日,胡太后急得没法,把元翊的胡皇后以及六宫妃嫔一起召集起来,命令她们全部削发为尼,她自己也拿起了银剪。她以为做了道姑,就可免罪。谁知尔朱荣不肯放过她。他一面召集文武百官出城迎接元子攸入皇宫登极,一面派人将胡太后和小皇帝元钊一同抓起来,丢入黄河活活淹死。

      之后,尔朱荣进行大屠杀,杀掉洛阳城内王公以下大臣近两千人,包括元氏的宗室皇亲凡在朝任职者全部杀光,元翊的皇后胡氏幸亏已入寺为尼,才保住了性命。

      寡妇皇后下嫁

      高欢所拥立的元脩,也是孝文帝的孙子,即位后史称孝武帝,封高欢为大丞相、太师。高欢把自己的女儿嫁给孝武帝为皇后。他因权势日隆,盖过君主,引起孝武帝的不满。不久,孝武帝西向长安,投奔占据关陇地区的宇文泰。

      随孝武帝西行的并不是皇后高氏,而是他的堂妹明月公主。原来,孝武帝也是一个好色之徒,洛阳皇宫里,他的三个堂妹都没有外嫁,留着成了孝武帝私蓄的姬妾。其中,最受宠爱的是明月公主,高皇后反而被冷淡了。有一次。孝武帝设内宴,让明月陪侍坐在前席。孝武帝的几位妃嫔看着有些酸溜溜,即席赋诗:“朱门九重门九闺,愿随明月入君怀!”孝武帝听了,哈哈大笑,很是得意。他把明月视若掌上明珠,爱不忍弃。

      到了长安,宇文泰将孝武帝一行人接到临时宫舍安顿下来。孝武帝封宇文泰为大将军、雍州刺史兼尚书令,统摄军国大事,还把妹妹冯翊长公主嫁给宇文泰为妻。留在洛阳的高欢另立清河王元怿(孝文帝的儿子)的世子元善见为帝,即孝静帝,并迁都邺城。这样,北魏便一分为二,一为长安宇文泰所奉孝武帝,称西魏,一为邺城高欢所奉孝静帝,称东魏。

      不久,孝武帝与堂妹之间有悖伦理的关系引起宇文泰的不满,他暗嘱宫人设法诱出明月,将她杀死。孝武帝所爱,以明月为最,伤心万分,并恨煞宇文泰。宇文泰怕孝武帝报复,又下手毒死孝武帝,另立南阳王元宝矩为帝(元宝矩的父亲元愉,是孝文帝的儿子),称为文帝。

      孝武帝的死讯传到洛阳,东魏孝静帝请高皇后为丈夫服素守丧,但是高皇后不耐寡居,看中了风度翩翩、容貌俊俏的彭城王元韶(彭城王元勰的孙子),于是,就由高欢作主,把高皇后改嫁给元韶,还带去皇宫珍藏的许多国宝作为嫁妆。

      横遭父兄逼辱

      高欢立元善见为帝,又把次女送进宫去,让元善见立为皇后,帝后感情十分融洽。元善见本来是个较为英明的君主,有勇力,善骑射,且喜爱文学,当时人们说他有孝文遗风。可惜他生不逢时,处于乱世,只能被高欢父子玩弄于股掌。

      武定五年(公元547年),高欢死,世子高澄替代了高欢的职位,袭爵渤海王,都督中外军事,录尚书事。对待孝静帝,他同高欢的态度大不一样。高欢在世时,尚敬重孝静帝,事无大小,必先上奏皇帝,然后决定;入朝侍宴,必先俯伏敬酒,然后敢自饮;随皇帝出巡,也是跟从在后,鞠躬守礼。所以,高欢以下臣僚,也跟着一起敬奉君主,不敢怠慢。可是高澄一点不把孝静帝放在眼里,不时派人窥伺宫中动静,向他禀报,使孝静帝愤愤不平。高澄还肆意凌辱皇帝,一次,他硬逼孝静帝连连饮酒,甚至指使他的走狗、黄门侍郎崔季舒殴打孝静帝。更可悲的是,在高澄的淫威之下,孝静帝居然还赐绢百匹给打了他的崔季舒。

      高澄未及篡位,被人刺死,弟弟高洋嗣王爵。武定八年(公元550年),高洋逼孝静帝让位,改国号为齐(史家称为北齐,以同南朝的萧齐区分),降封孝静帝为中山王,高皇后为中山王妃,兼称太原长公主。因为高皇后的髓时护视,孝静帝还不至于立即被高洋所害。

      但是,没多久,高洋便派人下手了。他怕高皇后阻挠,以家宴为名,召高皇后入官。宴毕,高氏回到府中,见孝静帝及其三个儿子已被毒死,不由号啕痛哭。孝静帝下葬后,高氏迁居皇宫,后为高洋逼迫,改嫁高洋的宠臣、尚书左仆射杨倍。

      高皇后与高澄、高洋本是同根所生,横遭逼辱,令人可悲可叹!

      未亡人的悲哀

      高演的皇后元氏,在高演初为常山王时,她是王妃。册立为皇后不到两年,高演即死,元皇后生的儿子百年立为皇太子,但高演临死,忽然改变了主意,留遗诏传位给弟弟高湛。他由己及入,怕高湛逼杀自己的妻子和儿子。

      一个月后,元皇后奉高演的梓宫至邺城下葬。高湛曾听人说,元后身藏奇药,可治百病,命人向她索取,元皇后不愿给。高湛大怒,派随行的宦官在灵车上辱骂元后,元后不便发作,只得忍辱含悲。待梓宫到达高演的文静陵旁,她抚着梓宫大哭一场,十分伤心。回到皇宫,高湛逼她居住别宫,不准同家人见面,又杀死了她的儿子高百年。

      北齐亡国后,元皇后被没人北周宫廷。隋文帝杨坚当北周丞相时,见她可怜,将她放回山东老家。

      皇后沦为娼妓

      古今皇后中,沦落为娼的,唯此一家;觉得做皇后不如做娼妓有乐趣的,唯此一人。高湛的皇后胡氏可算是个少有的荡妇,同她的丈夫,如出一辙。

      皇后的荒淫,也同皇帝一样,可促使政治腐败,王朝衰落,胡皇后的所为,就是明证。

      高湛继承帝位后,他的妻子胡氏以长广王妃册立为皇后,儿子高纬被立为皇太子。胡皇后姿貌平常,却善作媚态迷惑人,是个十足的荡妇。所以高湛娶了她,同她欢情狎谗,很是要好。

      胡皇后不耐宫闱寂寞,同高湛的亲信随从、给事和士开勾搭上了。和士开唇红齿白,翩翩有风度,又弹得一手好琵琶。高湛知道后,非但不责怪胡皇后,反而有意成全他们,升和士开为黄门侍郎。因为他自己同李氏勾搭,怕胡皇后生出风波,大家彼此彼此算了。

      和士开善使一把铁槊,胡皇后说她也想学槊,高湛便命和士开教胡皇后。一天,高湛还特意在宫中摆下酒宴,命和士开教胡皇后习槊,自己则同子侄亲信等人一面喝酒,一面欣赏。胡皇后同和士开眉来眼去,乘机调情。胡皇后故意弄错手法,让和士开握住她的手,帮她纠正。两双手摸来捏去,高湛坐在上面只顾饮酒,嘻笑作乐,丝毫没有注意到。这一幕,高湛的侄子、河南王高孝瑜看得非常清楚,很是气愤。宴席散后,他进宫劝谏高湛:“皇后为天下之母,尊贵无比,怎能与臣子随意接手亲近呢?”高湛一声不亢,好像没有听见似的。高孝瑜只好告退出去。

      这事被和士开知道了,心下怀恨,便常常向高湛进谗,说河南王高孝瑜心怀叵测,山东一带只知有河南王,不知有陛下。高湛听到这话,心想,高孝瑜是父亲高欢的长孙,颇具威望,似有可能夺位,渐渐生出疑忌之心。一天,他召高孝瑜人宫,逼着孝瑜连连饮酒,足足灌了37杯之多。体态肥胖的孝瑜酒量不够,醉倒在地。高湛密嘱左右,乘着夜色将孝瑜载入牛车拉出宫去。途中,孝瑜口渴讨水喝,随从将毒酒当水递给孝瑜,孝瑜醉眼朦胧喝了下去。车行至西华门,毒性发作,孝瑜更觉口渴难熬,下车去河里取水喝,一头载入河中溺死。

      高湛闻报,假惺惺地掉了几滴眼泪。高湛同高孝瑜同岁,从小一起生长在宫中,十分亲密。他还追封高孝瑜为太尉,几位亲王虽然怀疑高孝瑜为高湛所杀,但害怕高湛心狠手辣,无人敢为之伸冤。

      和士开为了巩固自己的权位,讨好皇太子高纬,劝高湛让位做太上皇,说这样可以进一步纵情享乐。高湛听信和士开的话,便在二十九岁那年让位给儿子高纬,从此居于深宫,一味淫乐。三年以后,便因酒色过度而死。

      高湛死后,胡太后和和士开的关系正式公开化,许多公亲大臣看不惯,议论纷纷。一天,官居太尉的赵郡王高叡(高欢的侄子)、安德王高延宗(河南王高孝瑜的弟弟),以及司空娄定远、侍中元文遥等人一起进宫向高纬请求,调和士开出任外职。高纬年少昏庸,怕得罪胡太后,不敢作主。胡太后知道后,又急又恼。她既舍不得同和士开分手,又怕这件事惹怒了亲王大臣,自己孤儿寡母的,会遇到不测,就想了一个办法。有一天,她在宫中大摆宴席,把诸亲王及文武大臣统统召进宫来赐宴,想以此笼络人心。哪知高龊并不理会她的苦心,就在席间,站起身来奏道:“和士开为先帝在世时的佞臣,收受贿赂,淫乱宫闱,臣等无法禁止朝野对他的议论,所以冒死直言。”胡太后一听,勃然作色,斥道:“先帝在世时,王爷何不早说?今日是想欺负我孤儿寡母么?现在大家只管饮酒,不要再多嘴了!”高叡仍不罢休,在一番言辞尖利的争执之后,他脱下帽子,放在地上,拂袖而出。

      之后,由于高叡等人的坚持,胡太后与高纬只得下诏将和士开放出任兖州刺史。高叡再三催促和士开离京赴任,并让娄定远守住宫门,不许和士开入宫见胡太后。和士开选了两名美女,以及一副用珍珠织就的帘子,送给娄定远,要求进宫去辞别太后和皇上之后再赴任。娄定远得了重贿,便放和士开入宫。和士开一见到胡太后和高纬,便伏地痛哭,说:“先帝驾崩,臣恨不能一起去死。臣见朝臣们的意思,恐不久就有废立之大变!”三个相对哭了一阵之后,胡太后问和士开:“有何计策对付?”和士开说:“臣既已人宫,还有什么可忧虑的呢?只要颁行诏书,便可解决。”胡太后点头会意。

      第二天,以太后的名义下了一道诏书,将娄定远出调为青州刺史,又谴责高龊目无君王,不行人臣之礼。高叡接诏后气恼万分,想进宫去争辩,妻儿都劝他不要再去,以免惹祸。他不听,走到殿前,又有宦官悄悄劝阻他说:“殿下不宜人宫,恐有祸事及身!”高叡正色道:“我上不负天,死亦无恨!”他见了胡太后,又是一番振振有词的道理。胡太后也不回答,返身人内,剩下高龊一人,只得悻悻退出宫去。刚走到永巷,突然被卫兵们抓住,押到华林园活活勒死,死时才三十六岁。

      和士开权势日隆,擢为尚书令,封淮阳王。一班趋炎附势的大臣见和士开能扳倒亲王,纷纷向他献媚,甚至拜他为干爹,一时间,成了北齐王朝的大红人。
    微信公众号
学习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