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代后妃轶事

  • 发布时间:2017-03-14 20:21 浏览:加载中
  •   秦始皇之母赵姬秦始皇赢政是中国数千年专制时代的第一位君临天下、拥有万方、叱咤风云的皇帝。他统帅强大的秦军崛起于西秦,以不可一世的声威挥师东进,横扫六合,威服四海。六国养尊处优的君主嫔妃、王孙公主、皇亲国戚无一不胆战心惊地揖首跪伏,俯首称臣。四海豪杰英雄也无一不为之由衷折服。秦始皇真正是天地间顶天立地、睥睨四海的第一人。

      然而,傲视天下的秦始皇内心却是异常虚弱的,他的身世也一直讳莫如深,令他汗颜——他的母亲是一个被商人玩弄的歌舞伎,怀孕后再被商人送给秦王而后生下了他,从此以后,这个女人随着他一步步夺得天下,而从一个歌舞伎一跃而为母仪天下的太后,秽行和绯闻始终缠绕着她,从而使自少年到君临天下的秦始皇一直为此胆战心惊,蒙受不可言表的羞耻。

      秦始皇的母亲赵姬是个怎样的女人?她是如何从一个美艳风流的歌舞伎一跃而为万民景仰的太后?

      这是一直强大的秦帝国重重深宫中一个令人迷惑又讳莫如深的宫禁之谜。

      秦的先祖最初是周天子的牧马官,因为牧马有功而被天子看重,赐给采邑。采邑的封地在今天的甘肃省陇西县。周天子赐给赢姓,称为秦赢。

      经几百年的风雨洗礼,到群雄角逐的战国末年,秦迅速崛起,经过不断地吞并和扩张,终于成为势力强大的七雄中实力最为雄厚的称霸一方的诸侯。

      秦的辖域辽阔,国力雄厚,兵威强盛。名义上周天子还是统辖天下的天子,但实际上只是徒有虚名,号令只不过行于弹丸之地的王畿。周天子惶惶终日,知道自己的命运捏在诸侯的手里,不知道哪一天惹怒了诸侯,会挥兵而进,取自己而代之。周天子小心谨慎地度着日月,苟且偷生地守护着小小的王畿,生怕在言语行动上冒犯了拥兵自重的各大诸侯,尤其是其中虎视眈眈的强秦。

      公元前256年,小心度日的周天子终于激怒了秦王,秦王横眉冷对,周天子吓破了胆,赶紧献出自己赖以存活的王畿三十六城和三万民户给秦王,以保全自己名存实亡的天子地位。秦昭襄王自然转怒为喜,欣然的接受了一代天子将王畿重地的进献,堂而皇之地成为王畿的三十六城和三万民户的统治者。

      周天子委曲求全,只想保留自己的夭子地位。可是,诸侯欲壑难填,最终想得到的是君临天下的天子之位。退让和欲求无法调和,周天子最后没有了退路,随着周走向灭亡,周天子便别无选择地踏上了穷途末路。中国历史便进入了多事之秋的战国争雄时代。而取天子而代之的自然是群雄之首的强秦,秦昭襄王一跃而为诸侯的领袖。

      七十高龄的秦昭襄王驰骋沙场已历半个世纪,他知道自己的时日已经不多了。谁来接替王位?太子柱封为安国君,太子自然是未来王位的继承人。但昭襄王仍有隐忧。太子柱沉淫女色,后官美姬侍妾盈庭,最宠的是细腰丰腴的楚国美女,立她为正妃,称华阳夫人,而这位正妃夫人始终纵情享乐,却一直没能生下一个儿子。秦王室的未来令昭襄王堪忧。

      太子柱的众多姬妾中,夏姬倍受冷落,夏姬所生的儿子子楚自然最不得宠。子楚在太子柱的众多儿子中排行居中,在昭襄王眼里也是一位不大引起注意的皇孙。当时是群雄角逐的时代,各国互相猜忌,又互相利用,于是,各国之间便互派王族子孙作为人质,以此确保彼此的信任。子楚便被昭襄王送到赵国作为质子。

      秦将白起一次坑杀赵国四十万降卒,秦、赵关系便一直十分紧张,赵国人痛恨西秦。子楚在这种情况下作为人质生活在赵国,他的狼狈日子可想而知。秦、赵两国相邻,攻伐征战时有发生,而且赵国几乎每战必败,满腔仇恨的赵人无法对质子子楚以礼相待。

      挣扎在水深火热中的王孙子楚正当对生活绝望的时候。遇见了智慧过人的大商人吕不韦——从此以后,子楚的命运急转直下,政治地位彻底改观,并一举登上了王位,君临天下,而子楚的夫人赵姬也因此而发迹,生下了吕不韦种下的儿子赢政。

      韩国大商人吕不韦是阳翟(就是今天的河南省禹县)人。他为人精明,常在韩、赵两国贩运货物,赚了不少钱,并在赵都邯郸颇有名气,能出入皇宫大院。既有商人精明又有政治家敏锐的吕不韦熟知秦、赵的关系和强秦的重要深官内幕。吕不韦在拥有相当财富以后便转而投机政治,把赌注压向受尽磨难又在秦宫中没有一席之地的子楚。吕不韦对自己充满信心。

      吕不韦和他父亲的对话充分显示了吕不韦的非凡见识。吕不韦问,他的父亲作答。

      耕田力作能获几倍的利益?

      年成好的话,能获利十倍。

      买卖珠宝能获几倍?

      如会做买卖,能获利百倍。

      如果投资一个人,帮他取得王位,君临天下,这种大投资如获成功,又能获多少利?

      吕不韦的父亲一时被问住了。是的,这样的问话谁也无法回答,只能笑话问话者痴人说梦。吕不韦的父亲也为此喝斥吕不韦,望他好生活着,别白日做梦,想入非非。

      吕不韦决计要做一场白日美梦。他身穿美艳的衣服,骑着高头大马,直奔在赵都邯郸作为人质的子楚官舍,求见这位郁闷不乐的王孙。子楚见来人气宇轩昂,衣冠华丽,便迷惑地问有何见教?不料来人直截了当,说有办法让质留此地的子楚高大门第!

      一番试探以后,吕不韦和盘托出自己的计划:秦昭襄王已经七十有余了,太子安国君入主王位为时不远。然而,太子宠幸正妃,正妃华阳夫人没有儿子。安国君有儿子二十余人,子俣居长,并有士仓辅佐,声望极好,极有可能立为嫡嗣。公子在诸兄弟中排行居中,又久为质子在外,皇祖和父亲极少亲近,宫中又没有人相佐,一旦安国君即位,再想立为嫡子,几乎没有可能。要想改变目前的处境,结束这种囚禁的生活。目今之计,只要努力,事在人为,还来得及!

      子楚被吕不韦的分析所震动。接着,吕不韦表示他要竭尽全力,为子楚谋取王位继承人的宝位:先资助重金,到秦都为子楚四处活动,尤其是笼络住华阳夫人;华阳夫人没有儿子,一旦她接受,由她在安国君面前说句话,子楚就极有可能立为嫡嗣。

      子楚被这套计划所激动,感恩地对吕不韦许诺:一旦计划实现,必以秦国所有,和阁下共享。吕不韦一颗石头终于落了地。吕不韦随后送五百两黄金给子楚,让他多方结交秦国和各国重要人物,礼贤下士,获取名声。尤其嘱他要厚待秦王宫中的使臣,言谈话语中充分表达对安国君和华阳夫人的思慕,谦卑礼让,让贤声传扬内外。

      一切按计划进行,十分顺利。子楚获得了华阳夫人的喜爱,安国君刻一玉符作为信物确定了他的嫡嗣地位,子楚的王位继承人指日可待。吕不韦也由一个贩运货物的商人堂而皇之地做了子楚的傅保。

      吕不韦富甲一方,府第金碧辉煌,美女充栋。吕不韦尤其宠爱能歌善舞的绝色佳人赵姬。吕不韦和赵姬纵情享乐,形影不离,赵姬不久有了身孕。这时,子楚到吕府赴宴,意外地见到了美艳夺人的赵姬,子楚一见钟情,要吕不韦割爱。见识过人的吕不韦慎思以后,慷慨相赠。子楚喜出望外,对吕不韦感激不尽。不久,被子楚宠爱的赵姬生下了吕不韦的儿子。子楚以为是自己的儿子,不胜欢喜,取名赢政。他便是后来的秦始皇。

      公元前255年,秦、赵爆发战争。秦大将领兵围困赵都邯郸。困在城中的子楚和吕不韦岌岌可危。吕不韦用重金买通了邯郸门吏,和子楚顺利地逃出了邯郸,回到秦国。子楚夫人赵氏化装逃匿,带着儿子隐于民间,从而保全了性命。

      公元前250年,昭襄王去世,安国君继位,就是秦孝文王。华阳夫人立为王后,子楚立为太子。孝文王遣使到赵国,迎子楚夫人赵氏和其子回国。不到一年,孝文王病逝,子楚继位,为秦庄襄王,华阳夫人尊为华阳太后,子楚的母亲夏氏尊为夏太后,夫人赵氏立为王后,儿子赢政立为太子。吕不韦拜为相国,封文信侯,食邑十万户。

      庄襄王在位三年便离开人世,太子赢政继位,时年十三岁。赢政尊母亲赵氏为太后。吕不韦依旧为相国,尊称为仲父,朝野政务尽决于文信侯吕不韦。这时的天下已非秦的天下,而是吕氏父子和赵姬的天下,但赢政却不知道他的真父是谁,只知道自己是庄襄王的儿子,体内流淌着秦王的血。

      赵太后知道儿子的父亲是谁。她爱儿子,但盛年寡居,更眷恋当年云欢雨合的恋人吕不韦。深宫长夜寂寞,赵太后在母仪天下的国母至尊和享乐人生的男欢女乐方面终于倾向于后者。赵太后生活在皇宫,时常在白天和黑夜召见相国吕不韦,他们相见当然不是商讨军国重事,而是重拾旧爱,叙诉离情,两相欢爱得死去活来。这是一种较之以往更富于刺激的偷情欢爱。

      以往的赵氏不过是地位低下的歌舞伎。是商人吕不韦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一件软体玩物。吕不韦对歌舞伎赵氏恩爱不薄,但那时赵氏是理所当然属于吕不韦,是吕不韦的私人宠物,想怎么欢爱就怎么欢爱,想多少花样就可以有多少花样,谁也不能如何。

      可是如今却不同,赵氏是君临天下的秦王的母亲,是天下盟主的强大秦国的太后,赵氏生活在九重深宫。吕不韦这时从心理上当然更想占有这位至尊至贵又风韶犹存的女人。但是,他俩的欢爱却不能堂而皇之、登堂入室地来,只能在尽可能的掩人耳目的情况下偷情。这种滋味当然是又刺激,又新鲜,又兴奋又不解渴,越偷越不过瘾,事后也就越想。

      一天天长大的赢政却日渐令人畏惧。他长着鹰鼻、长目,壮硕的身躯上却是鸡胸,声音细脆如豺声,为人阴冷狠毒。忘情欢爱的赵太后只觉得一天比一天饥饿,恨不得天天拥着吕不韦,昼夜欢爱。然而,精明过人的吕不韦却不能,他尽管喜好赵氏的美色,但决不会沉溺其中,不能自拔,而不知道防患未然。事实上,吕不韦是个城府极深、富于谋略、未雨绸缪的智人,他当然看到了和一代太后偷情的险恶,尤其是发现了秦王一天天长大,嘴上冒出毛绒绒的胡子,吕不韦更明白了应当当机立断,从太后的怀抱中脱身。

      如何既满足太后的欲望,又巧妙的脱身?吕不韦终日思谋着,并很快有了一个金蝉脱壳的妙计。智者吕不韦又一次获得了成功。

      赵太后的欲求是异常强烈的。吕不韦深知,赵太后只要能得到满足,不一定非要吕不韦不可,能取吕不韦而代之又要忘却吕不韦的人物自然是一位“本事”出奇、性功能极强的人,只要有了这样一个男人,吕不韦深信自己便能顺利脱身,不仅不会开罪了太后,还会更得太后的信任。

      吕不韦派人四处查访,就在自家舍人中发现了一个名叫嫪毐的人。嫪毐原是一名邯郸的浪人,算来还是太后的同乡。吕不韦得知他的“本事”十分出众,见识以后相当满意,便将嫪毐留在了身边,以上好的酒食款待,并时时召来娼女,让他们大肆行乐。

      嫪毐的伟力便很快传遍深宫。太后得到了奏报,一时心痒难忍,极想得到这么一个床上能人。太后终于憋不住,让吕不韦将嫪毐弄进深宫。

      吕不韦等的就是这句话。吕不韦派人指控嫪毐犯有重罪,审讯以后立即判以宫刑。太后和吕不韦厚赐负责行刑的官吏,指使其掩人耳目,假行宫刑,只是将嫪毐的胡子、眉行拔尽,而保留了应阉割的东西。于是,缪毒以宦者的身份进入深官,送到了太后身边。倚窗而待多日的太后哪里把持得住,当即行淫,快活得死去活来。从此,嫪毐不离太后左右,终日欢爱,吕不韦便顺利地退出了这场险恶的情感漩涡。

      太后和嫪毐不分昼夜,在所有能够欢爱的地方忘情行淫。结果,多年未孕的太后又一次怀孕。太后知道以后,并不害怕,但寡居怀孕终不是好事,还是以不让人知道为好。太后如果想打掉孩子,也是可以想想办法的。奇怪的是,贪恋嫪毐的太后竟也痴情地想生下他的儿子,并为此而不怕失去了身为秦王的赢政。

      太后占卜一卦,对赢政说,卦象指示应迁徙宫室,以避灾祸。少年赢政唯诺听命,太后就带着宦者嫪毐,迁移到远离皇宫的雍城。雍城是个独立的城市,富饶美丽,别具风格,尤其是十分隐秘。太后和嫪毐到雍城后,无所顾忌,公然一同起卧,俨然一对恩爱夫妻。

      太后在雍城长年和嫪毐欢爱,结果,一连生下了两个儿子。太后痴情于嫪毐,但他知道,两个儿子都生下来了,这样下去,肯定不会隐瞒多久,一旦事情败露,该是如何个了局?太后就和嫪毐谋划:如果事情被秦王赢政知道,就一不做,二不休,一举起兵,收拾秦王,取赢政而代之,并以生下的两个儿子作为嗣君。

      嫪毐获得了太后的垂爱,太后对嫪毐的赏赐有增无减。太后封嫪毐为长信侯,将丰饶的河西太原郡赐赏嫪毐,作为他的封地。雍城宫中的一应事情都决于嫪毐,而且,雍城的一应军政也都尽委嫪毐,实际上,嫪毐成了雍城这个小小王国的国君。嫪毐富甲天下,威风凛凛。他的僮仆达数千人。投奔其名下奔竟仕途的宾客舍人也达千余人。嫪毐府门庭若市,不可一世。

      嫪毐在太后的骄惯下,无所顾忌,忘乎所以,结果招至了灭顶之灾。秦始皇九年,嫪毐一次和朝臣饮酒。酒醉以后,两人争执了起来。嫪毐借着酒劲,怒气冲冲,不无炫耀地抖出了隐私。嫪毐称自己是当今太后的心上人,是太后离不开的情夫,是当世秦王的假父,这样的身分,你区区朝臣还敢顶嘴?

      嫪毐的隐私暴露以后,消息不胫而走。有人就将这一太后秽行告知成年的秦王赢政,说嫪毐不是真宦者,而是冒充的宦人;嫪毐和太后私通多年,秽行深宫,并且公然生下了两个儿子,养在雍城;不仅如此,嫪毐还同太后秘谋,一旦有变,就取秦王而代之,并以儿子继承王位。

      秦始皇得报以后,万分愤怒,立即派人前去查实。调查的结果当然与举报相符,而且此事还牵涉到了相国吕不韦。秦始皇便着手了结母亲这件令他汗颜的奸情。

      长信侯嫪毐得河西太原郡为毒国:享受着王侯才有的车马宫室,过着钟鸣鼎食的生活。嫪毐当然不能失去这些。

      嫪毐就先发制人。这是风和日丽的四月,秦始皇赢政在雍城蕲年宫行冠礼。嫪毐出其不意,先声夺人,窃取秦王御玺和太后玺,急调县卒、宫卫官骑袭击蕲年宫。赢政闻变以后,沉着应战,命相国昌平君昌文君领咸阳士卒平息叛乱,攻打嫪毐。两方人马人战咸阳。

      赢政将嫪毐施以重刑:车裂嫪毐,灭其三族。嫪毐的死党卫尉竭、内史肆、估弋竭、中大夫令齐等二十余人枭首;追随缪赉的宾客舍人罪轻者为供役宗高的取薪者——鬼薪,罪重的四千余人夺爵,充军西蜀,徒役二年。太后和嫪毐下的两个儿子装入囊中扑杀。太后逐出咸阳皇宫,迁到城外的责阳官,断绝母子关系,永不再见。赢政还特地颁令群臣:敢有以太后事进谏的,当即杀戮,蒺藜其背,断其四肢,悬尸官外。

      赵太后秽行深宫,虽然有些过分,但毕竟是情理中的事,而且终归是赢政的母亲。赢政这样处死了假父,扑杀了两个弟弟,又这样绝情子母亲,朝臣们觉得似乎不妥。虽有禁令在先,但朝臣们还是婉转进谏,结果,先后有二十七人被处死,并真的一一悬尸于宫墙之外。

      秦宫血雨腥风,阴气逼人。在这种情形下,宫室又走出了齐国人茅焦,从容不迫,俨然视死如归,径直到秦始皇的官门外求见赢政。赢政当然知道他的来意,让侍从告诉茅焦:看见宫墙外的二十七具尸体了吗?这二十七人都是违令替太后说话的,都是这样的结果,你难道还想送死?

      茅焦从容地说:告诉皇上,天上有星辰二十八宿,现在是二十七人,我正好凑足二十八数;如果怕死,我就不来了!侍从入门奏报。赢政一声冷笑,吩咐:备好油锅,把油烧沸。赢政阴冷的脸上掠过一丝笑意,心想凑满二十八宿之数正好,此后不会再有大臣进谏。

      茅焦随着侍臣走进了警卫森严的宫门。甬道两边的花木无限眷恋地在轻轻摇曳,仿佛在向这位仁义侠士依依告别。茅焦走进大殿。秦皇赢政一脸冰霜,正威严地坐在龙椅上,怒目注视着茅焦。

      茅焦不慌不忙地走到御座前,行过叩拜大礼以后进奏说:小臣之所以敢于面谒陛下,是因为小臣觉得,自古以来,爱惜生命的人并不忌讳躯;同样,一个以国家为重,明白国家兴亡道理的君主,也不会忌讳别人说国家危亡;道理很简单,如果只知道忌讳死,那不一定就能够确保长生;如果只知道忌讳亡,国家也不一定就会不亡,所以,世间牛死存亡的道理,贤明智慧的君主都想知道,陛下难道不想知道吗?

      秦皇赢政默默看着他,那意思已是默许,表示愿闻其详。但是,赢政的脸上依旧没有释然的神色,而且,油锅已经沸腾,滚滚白烟飞升翻卷,狰狞恐怖。茅焦发现秦皇已听进了自己的开场白,心里松驰了许多。茅焦更有把握了,他觉得自己完全能说服这位刚愎自用、不可一世的君主。

      茅焦停顿片刻,继续说:陛下虽然圣明,但最近陛下有狂悖的行为,而陛下自己却一点也不知道——陛下车裂假父,囊杀二位弟弟,将亲生母亲迁出深宫,又残忍地杀戮直言谏士。陛下想想,商纣、夏桀的行为有过于此吗?如果天下臣民知道这些。臣民们能信服陛下吗?臣民离心,天下崩溃,再有谁来倾心于秦国?小臣只是替陛下担心。小臣就说这些。

      茅焦说完以后,自己走向油锅,从容不迫地解去衣服,准备下油锅就烹。秦皇赢政听了这番话,目睹了茅焦夺人的风姿,心中悦服,感叹这真是一位顶天立地、仁义干云的英雄豪杰!赢政阴冷的脸已经释然,亲自走下座位,将侠义之士的茅焦扶起来,诚恳地说:先生请起来吧,你说的有道理,愿意听从你的忠言。于是,赢政吩咐,拜茅焦为上卿。一场残酷惨烈的杀戮转眼烟消云散,茅焦的义风侠胆扫却了笼罩在秦皇宫的血腥阴霾。茅焦真正是一代英杰。群臣为之叹服,也深深也松了一口气。

      秦皇赢政随令备好车马,亲自驾车,带上随从,前往幽囚母亲赵氏的賨阳宫,想亲自迎回母亲。母子相见,泪水横流。赵氏依旧做起了太后,迎回咸阳深宫——南宫甘泉宫。赵氏从此过上了富贵优裕又平静舒适的生活。赵氏在甘泉官生活了十年。十年锦衣玉食,十年空落寂寞。对于赵氏来说,十年岁月,既是三千多个阳光灿烂的日子,也是三千多个孤寂难熬的漫漫长夜。
    微信公众号
学习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